囚爱(民国H)_新御书屋 - 分卷阅读39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拜堂成亲,洞房花烛夜被破处

    黑风岭大当家的要娶压寨夫人的事情整个黑风岭都知道了,择日不如撞日,就在林婉儿被抓的当晚就准备成亲,寨子里非

    常的简陋,只是挂上了大红色的丝绸,外面摆了十几桌酒席,让寨子里的兄弟同喜同乐。

    “姑娘,这是大当家让我给你送过来的喜服,您还是赶紧的穿上,这晚上您和大当家的就要成亲了。”寨子里的老妈妈正

    站在林婉儿的面前好言好语的说着。

    林婉儿美丽的脸蛋上一片苍白,脸色很差劲一点气色都没有,拿着手里的手绢擦着眼泪,身边的丫鬟站在旁边同情的看着

    自家小姐。

    老妈子也是年轻的时候就被土匪给抓过来逼着她做媳妇的,这些年过去了,男人已经死了,她又不能下山,就只能在寨子

    里给这群土匪,做做饭洗洗衣服。她目光同情的看着林婉儿,叹了一口气继续说着,“姑娘,听我一句劝,您还是乖乖的听

    话,穿上喜服和大当家的成亲,这样对你最好,否则的话您可不是在这里老老实实的坐着,您也是知道这群人是什么人,杀人

    放火对他们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没有大当家的您在这里是什么下场您清楚的。”

    林婉儿明白老妈子话里的意思,这群土匪一看见自己就像是狼看见肥肉似得,流着口水,她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在这群

    狼堆里肯定被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能不能活到明天都难说。

    小丫鬟站在林婉儿身边,考虑半天还是小声的劝着,“小姐,我们现在在土匪窝里,如果您不嫁给那个大当家的我们可能

    就要死了,您只能先委身与他,等到老爷派人过来交了赎金我们就可以离开了,您要不先忍忍。”

    林婉儿坐在床边上,眼泪一直流着,眼睛都哭肿了,她知道老妈子和丫鬟的话对自己有利,可是一想到自己竟然要嫁给那

    个杀人放火,埋里埋汰的土匪时,她就觉得自己仿佛被猪拱了一样,眼泪流的更多了。

    “呜呜呜,呜呜呜……”林婉儿哭的好不伤心。

    眼看着时间越过越快,马上就要天黑了,林婉儿还没有穿衣服打扮,老妈子这下子急了,“姑娘,您要是不乖乖穿衣服,

    那我只能得罪了。”

    林婉儿看见老妈子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哽咽的说着,“烟儿,给我穿衣打扮。”

    小丫鬟赶紧的从老妈子手里将喜服接过来,给林婉儿穿好,又拿着桌子上寥寥无几的胭脂水粉给林婉儿涂抹,镜子里的林

    婉儿穿着红色的喜服,即使妆容简单,没有珠钗点缀,却依旧难掩风华。

    这转眼就到了晚上,门外的糙汉子敲着门催促着女人出去拜堂成亲,丫鬟给林婉儿带上了红色的盖头,扶着林婉儿出门,

    寨子里灯火通明,红色的丝绸系在门前,黑风岭上百号的兄弟都过来了,丫鬟扶着盖头下流着泪哭泣的小姐到了前厅,早就换

    上了红色的喜服的大当家的周国良看见林婉儿过来了,他直接起身朝着林婉儿走了过来。

    周国良无父无母,只是拜了天地,然后夫妻对拜,便让丫鬟扶着林婉儿去他的屋子里,他身为黑风岭的大当家的,陪着兄

    弟们吃酒,他是新郎官,大家都朝他敬酒,整个寨子里乱哄哄的,周国良最后喝的差不多了就去他的屋子里入洞房去了。

    烟儿一直陪在林婉儿的身边,这过了好久,周国良一身酒味的醉醺醺的推开门进来,这把屋子里的林婉儿和丫鬟吓了一

    跳。

    周国良看见烟儿在这里,面色不悦,凶悍的说着,“你怎么还在这,是不是想看老子跟你们家小姐入洞房,还不给老子滚

    出去。”

    烟儿被周国良吓得脸色苍白,只能无奈的看了看林婉儿出去了。

    烟儿一走,林婉儿更是吓得她身子瑟瑟发抖,手指缠在一起,害怕的坐在那里,周国良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一边走着一

    边大咧咧的说着,“老子娶了你,以后就是老子的女人。”

    周国良走到林婉儿的面前,直接用手掀开女人的红盖头,林婉儿被吓得一嘚瑟,头低的都快埋下去了。

    周国良不满看着女人的脑勺,他带着厚厚的茧子的大手一下将女人的下巴捏住往上抬起来,便看见一张花容月貌,惊慌失

    措的脸蛋,林婉儿的眼睛有些红肿,睫毛那里还残留着泪水,小巧可爱的鼻头更是发红,美丽的眸子里害怕的看着自己,周国

    良只觉得浑身上下的热气都窜到了自己的鸡巴上。

    早在中午看见林婉儿的时候,他就被女人美丽的容貌给惊了一下,这女人生的漂亮,还柔柔弱弱的,特别让人产生怜惜之

    情,最要紧的是这女人那双害怕的目光仿佛小鹿一样,他当场就有了感觉,心底就有一股声音告诉自己,占有她,占有她,让

    她属于自己,所以周国良便娶了她做压寨夫人。

    “你很害怕?”男人捏着她的下巴问着。

    在林婉儿的心里既然面前的男人是黑风岭的大当家的,那么他肯定是最残忍最凶狠的,心底当然怕的要死。

    周国良看见女人半天不说话,他松开了捏住女人下巴的手,“只要你听话,伺候好老子,老子不会亏了你,要是你敢不听

    话老子就整死你。”

    男人凶狠的话,让林婉儿打了一个嘚瑟,低着头不说话。

    周国良喝了不少的酒,浑身上下一股酒气,他看着娇嫩的女人就坐在那里,他胯下的鸡巴胀嚣的疼痛,他伸出大手便去撕

    扯女人身上的喜服,这喜服还是他特意让人去城里买的。

    “不要。”

    看见男人撕扯自己的喜服,林婉儿挣扎的拒绝着。

    “操,不要什么,都跟老子拜堂成亲了,你现在是老子的女人,老子跟你入洞房你不要什么。”

    听见女人拒绝的挣扎,周国良心里不悦的冲着女人大声说着。

    “呜呜呜,放过我,求求你,放了我吧,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不要这样。”林婉儿的眼泪汪汪的哭着,她实在是不愿意

    被眼前的男人玷污,她恳求着周国良。

    周国良冷笑一声,“放心,钱老子要,你老子也要。”

    看见女人死活不松手,周国良的暴脾气一下子上来了,他直接粗鲁的掰开女人的手指,用力的将女人身上的喜服脱下来,

    连带着女人的亵裤更是脱掉,一副洁白无瑕的身体出现在男人面前。

    “敬酒不吃吃罚酒。”

    周国良看着女人曼妙的身躯,只觉得自己的鸡巴疼死了,他快速的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眼睛通红的看着林婉儿。

    林婉儿躲在被子里,看见男人脱着喜服,她羞的脸色一下子红了,低着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

    男人脱光衣服以后,大步迈出去直接上床,将女人盖在身上的被子给掀开。

    “啊!”林婉儿大叫一声。

    “操,喊什么喊,等会留点力气再喊。”周国良大声的说着。

    周国良的目光被女人那曼妙的身躯给勾住了,女人的皮肤洁白无瑕,如同上好的没有一丝瑕疵的玉一样,两团如同面粉团

    子一样白嫩的奶子一晃一晃的,奶子上粉色的乳头那么小那么粉嫩,好想吃下去,还有那细的他两只大手就可以完全包住的腰

    肢仿佛他用力一掐就断了。林婉儿的私处只有浅浅的几根毛发,粉嫩的阴唇紧紧的贴着,美好极了。

    林婉儿看着自己的肉体被一个男人赤裸裸的看着,她是又愤又羞,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都快要把嘴

    唇咬破了。

    “真美。”周国良发自内心的感叹着。

    富贵人家的小姐就是不一样,这皮肤白的一掐就出水,还有这圆挺的奶子,粉嫩的小逼,周国良还是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

    体如此美好,他身下的鸡巴更是大了一圈。

    周国良看见女人闭着眼睛不看自己,他冷笑一声,不以为然,现如今他已经被女人美丽的躯体给迷住,他带着厚茧的手摸

    着女人的身体,滑嫩,光滑,林婉儿的身子有些发麻,身子更是处于僵硬状态。

    周国良的另一只大手摸着他驴屌一样的鸡巴上上下撸动着,大手来到了女人的嫩逼那里,粉粉嫩嫩的嫩逼插进去一根古铜

    色泛着黑色的手指,捏着林婉儿的小豆豆那里。

    “啊,不要。”林婉儿的私处被男人摸着,她睁开了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周国良。

    “啊!”

    林婉儿看到周国良正在撸动他驴屌的鸡巴,吓得她大声喊叫,那根东西那么丑陋,还那么粗那么大,还发着黑,好吓人。

    周国良看见女人盯着他的鸡巴愣住了,吓住了,非常的自豪,他的这根鸡巴可是比所有男人的都大都粗,之前操了几个青

    楼妓女更是把她们久经风月场的妓女操得哭爹喊娘,操的下不来床。

    周国良看见女人那害怕的小脸,只觉得内心的凌虐分子都出来了,他直接来到了女人的双腿处,用力的分开女人的双腿,

    看着女人那粉嫩的小逼,还有那细小的逼口,他心里想着真小。

    “你这逼口真小,我的鸡巴操进去也不知道你吃不吃的下去。”周国良看着女人的小逼说着。

    林婉儿看见男人的那根驴屌,想着自己的下面要是插进去这么大的驴屌,她肯定会死的,她哭着求着周国良,“不要,不

    要这样,我害怕,求求你,不要这样。”

    看见女人求着自己,周国良沙哑的说着,“不要什么不要,女人都要经历过这一次,破了处就好了,以后就不在疼了,等

    你尝到我的大鸡巴的滋味时就会求着我操你了。”

    说罢就不在和林婉儿废话,鸡巴的龟头直接抵着女人细小的逼口,没有任何前戏直接凶狠的插了进去,捅破那层膜。

    “啊,好痛!”林婉儿只觉得自己的下半身仿佛被切成了两半,疼的她大喊一声直接昏了过去。

    “娇气的女人,操个逼都能晕。”看见林婉儿晕了以后,周国良说了一句。

    女人的嫩逼那么小而且还紧的让人动不了,处子血沾到了男人粗大的棒身上,周国良就这女人的处女血在林婉儿的嫩逼里

    抽插着,女人的小逼紧的发麻,周国良还从没有操过这么紧的小逼,他抓着女人的细腰,摆动着臀部在女人的嫩逼里快速的抽

    插着,破处以后得疼痛慢慢的减小了,男女之间的阴阳调和让女人的嫩逼里开始流出了淫水。

    “好骚的小嫩逼,真紧,夹死我了。”周国良额头的青筋暴起,沙哑的说着。

    感受到女人嫩逼里开始流出了淫水,周国良的鸡巴更加顺畅的在女人的嫩逼里抽动着,女人的肚皮那么平坦,被男人的大

    鸡巴一操操的她肚皮都顶了起来,晕过去的女人脸色从苍白变得慢慢的出现了红晕,只是还没有苏醒过来。

    周国良黑色的的鸡巴快速的插着女人的嫩逼,粉嫩的阴唇包裹住男人黑色的性器,带着处女血还有淫水的鸡巴的棒身上每

    一次都快速的抽插着,女人的嫩逼里仿佛有无数的舌头舔着棒身,而且处女的嫩逼又紧,周国良操的爽死了,他操了不少的女

    人,但是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给他带来的感受如此的美好,仿佛这才是真正操逼的快感。

    周国良操了女人几百下以后,抵不住女人即使昏迷依然自动收缩紧致的小逼,被女人夹得操了几十下以后射了精液,平坦

    的小腹立马被男人的精液给操的鼓了起来,看着女人昏迷不醒的模样,又因为她是处女,周国良大发慈悲的饶了女人一次,将

    鸡巴从女人的嫩逼里拔出来以后,搂着女人睡觉。

     Рo—①⑻.:¢ǒ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