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狼喂虎 - 分卷阅读102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半,砸到桌子上,“秦阳你想怎样?要疯是吗,好,我陪你,看谁最疯!”

    反正过几天看医生估计还要吃药,就要戒酒,索性现在把酒瘾过了。

    许落确实来了疯劲,和秦阳斗着谁喝得多喝得快,拼命抢酒喝。

    没多久,许落想吐,但还是忍着胃部不适,又喝了几瓶,居然自己也开始醉了。

    秦阳笑了笑,把她抱在怀里自言自语:“落落,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死了,嗯?我还以为你真的能那么狠心,可是真好,你又回来管我了。我好想你啊落落,好想你……我不能离开你的。”

    他说着就要吻她,但许落烦躁地推开他,“好热,你不要过来。”

    秦阳不由分说的吻上她唇,舌头钻进齿腔,缠着她的小舌吮。

    许落唔唔了两声,逐渐放弃挣扎,抵在他胸膛的双手慢慢失力垂落下去。

    秦阳愈发紧的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身体骨肉血液里,大掌钻进她衣摆内抚捏绵柔的胸。

    热。太热了。

    许落又要开始推他。

    秦阳微微离开她唇,近距离盯着她,沉沉呼吸着,“怎么了,不舒服么?”

    “好热,你离我远点,呜……”

    “热就脱衣服。”说着就撩起她衣角,莹白软嫩的两团在秦阳眼前晃了一眼。

    许落就一把按了回去,“我不!”

    秦阳一下就笑了,“那你想怎样?”

    “我要冰的……我要吃冰淇淋。”

    秦阳连着内裤扯下自己的休闲裤,散着热气的肉棒送到她手里,“喏,'冰淇淋',吃啊。”

    许落摸到热的更不要了,发脾气:“我要吃冰淇淋!!”

    秦阳没办法,站起身整理裤子,“好,我去给你买,买回来吃完就要乖乖给我肏,知道吗?”

    许落趴到冰凉的玻璃茶几上,舒服的闭上眼,点了点头。

    秦阳拿了钥匙出门,防止她跑出去发酒疯给别人捡到,还把门反锁了才放心。

    第63章< 伺狼喂虎(NPH)(宋秋秋)|PO18脸红心跳

    ろЩ·Ρо壹⒏.υs/7753029

    第63章< 伺狼喂虎(NPH)(宋秋秋)|PO18脸红心跳

    第63章

    秦律回到家就看到这样的一幕——许落脸颊都热红了,躺倒在瓷砖地板上,旁边散落的都是空瓶罐子。

    他微微怔住一秒,才上前扶起她。

    小女人酒品不太好,赖在地板不肯起来了,他要打横抱起她,她闹性子,指甲在他脸上划了几道。

    秦律不急不气,耐心哄她:“落落,地上凉,我抱你回床上睡好不好?”

    许落唔了几声,不说话,就是不肯被抱起来,秦律无奈,只好暂时把她放到沙发上。

    她又滚了下来,额头险些磕到茶几,秦律吓了一跳挡住了。

    许落微微睁开眼,看到他,雾蒙蒙地盯了几秒,突然开口:“秦大哥……”

    秦律心都化了,“嗯?”

    下一秒许落眼眶蓄起了水雾,眼泪一滴滴的掉,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大哭了起来,“你为什么不要我?你们为什么都不要我?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你也不要我,我真的……”

    已经泣不成声了,秦律听不清她后面说了什么,只有心脏被攥紧了一样疼得无法跳动。

    “没有,没有不要你,” 怎么会不要她,“是我的错,落落,别哭。”秦律要擦她的眼泪,可是擦不掉,指腹触到的都是滚烫的泪水。

    许落哭得喘不过气,摁着发疼的胸口,紧紧皱着眉痛苦呼吸。

    难受,好难受。

    秦律吻上她的时候没被拒绝,小手甚至主动的抚上男人鼓囊囊的胯间轻轻来回撸动。

    秦律抱起她要回房,但经过客厅时,被折磨得没忍住直接摁在餐桌上从后面插了进去。

    许落蜜处被撑得饱饱涨涨,一下不适应,不准他动:“我自己来。”说完一下下地扭,竟没半分钟就自己拧着到了。

    但让她自己来,就是她自己爽了就好,不管他的死活,摇头吟着不要不要。

    可是哪有这道理?

    秦律哄着把人抱进房里,过程中一下一下地顶弄紧致花穴,戳弄花心,她尝到甜头了,又乖乖巧巧的被他弄。

    秦律将人儿翻转过身,柔声诱着她:“落落,看着我,看着秦大哥好不好?”

    许落微微睁眼,丝丝的迷离之色,鬓边的发丝已经汗湿了,白皙的肌肤透着绯红。

    落落就这样被他弄着。这个认知让秦律胯下的硬物又肿胀了几分,狠厉挺了数十下胯,啪啪撞击声响亮无比。

    秦律微微肏红了眼,停不下来了,理智告诉他该轻点,可是……理智?什么东西?秦律想不起来了。

    秦阳拿着一盒冰淇淋回来便听到女人呻吟声和沉重的肉体拍打声,还有黏连的水声。

    他老神在在的循着声音进到他哥的房间,坐在一张椅子上打开冰淇淋用勺子挖着边吃边欣赏。

    秦律蹙了蹙眉,“出去。”

    秦阳笑了声,“没有我,你能有今天?”

    两天前,陆知行来秦家找到他们,把许落的情况说了出来。

    陆知行要带她走,要让她和这个地方的所有人事物都做个了断清除,特别是秦律和秦阳。

    秦律听完不吭声,默认接受。

    秦阳闹了无果,当晚自残赎罪。但他不会放走她的。可他又怕留不住她,才决定拉他哥下水。

    今天这情形,是秦阳意料当中,只不过来得比预想的快,但也还能接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