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狼喂虎 - 分卷阅读104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许落只拿了一部分行李跟陆知行来到A市,到了面诊那天,陆知行陪着她,有些她不愿细想的情况,陆知行替她说了。最后,心理医生分析她主要是家庭方面的原因,当年的秦律只是压倒她的最后稻草。从她谈话中,虽然已经离开家放下很多负担,但还是情绪低落、有厌世的倾向。

    拿了药从医院出来,在车旁看到了傅延。

    许落有一点点尴尬,傅延轻轻掌着她后脑勺,一切尽在不言中。

    *

    傅延搬离大学公寓,许落这天起和两个男人一同生活,督促她作息和吃药。许落最近迷上了拍vlog,经常要剪片子,小日子过得也挺充实挺有滋味。

    秦律和秦阳每周末都会来A市看她,她偶尔隔半个月也会回一次那边,陆知行和傅延陪同,住在陆之前买下的小别墅,秦律和秦阳也会去小住几天。

    雷施城也准备来A市工作。五个男人没有明说,但已经默认了彼此的存在。唯有纪琛。

    来到A市没多久,许落就在微信上跟纪琛坦白了她这边常人难以理解的复杂关系,她以为纪琛会直接拉黑她,却没想到他用了两天的时间就消化接受了,只是,他从不和这五个男人有往来,只和她维持关系。直到几个月后许落向他交待了自己的病情,他才和陆知行秦律等人有联系。

    陆知行厉害,直接创建了一个群,男人们都在里面。许落也知道,但没人肯拉她进去……

    她怀疑群里整天发黄图,生闷气生了好几天。

    服药五个月后,病情稳定的时候,医生给她逐渐减药。吃药这小半年里,只和陆知行做过几次,都是两个人独处时,被他哄着用手帮他解决,结果自己听着他的喘息声自己就受不了的要做,做的不太激烈,他很温柔的照顾她的感受,但因为每次做的时间都隔得挺久,许落的小穴都是难以言喻的又酸又舒服,每次整个人都媚得要滴水。

    陆知行这种偷偷获得的福利直到一次被傅延撞破,傅延气得直接跟另外四个男人曝光他的行为,那天起,狼多肉少,许落惨兮兮。

    药量减到每天10g的时候,许落决定搬回去,毕竟公司在那边,虽然不用坐班,但如果要做什么,还是搬回去比较方便。陆知行同意了,只是要她住在别墅里。

    搬回本市,许落还没回自己的家就被秦阳带回秦家。

    秦阳这回要她要得狠,原因是上次和陆知行三人做的时候,雷施城那混蛋拍了小视频发到群里炫耀。

    秦阳一口气堵到现在才发出来,怎么都不肯让她歇一会儿,等到秦律下班,秦阳还抱着昏睡过去的女人不肯放,问秦律:“哥,你有跟他们一起玩过落落么?”

    秦律蹙眉,未答,将许落接过手去浴室清洗身子,花蕊被蹂躏得嫣红充血。

    秦律用浴巾裹好她抱进房间,出来的时候不免警告弟弟:“以后轻点。”

    秦阳舔舔虎牙的尖儿,“轻不了,一想到她被那几个男人霸了这么久就忍不住。再说,换你你忍得住?要不是我先吃上,指不定你下手比我更狠。”

    秦律懒得跟这种没节制的年轻人说话,进了厨房做饭。

    许落就这样在秦家住了几天,被折腾得连穿衣服的力气都没有。

    反正没多久就会被秦阳那混蛋脱掉,还穿什么?

    只有出房门吃饭的时候,秦阳才会大发善心的替她套上自己的T恤,她穿着又大又宽松,恰恰衬得身子娇小,而衣服会沾上她的香味,秦阳再穿时就像她随时都在身边,喜欢得不得了。

    许落头疼,真觉得养了一只大型犬,还是那种老拱到她怀里嗅味道的金毛狗。

    秦律休假的那天,秦阳学校有课,就许落赖在家里看电视,秦律在一边喂水果。

    忽然门铃声响了,来人,许落有点眼熟。

    眯着眼想了想。噢,是那年和秦律在楼下车震的女人。

    许落嘴角噙着冷笑看了眼秦律,目光重新落回电视机,自己抱着玻璃碗,捻着红提子吃,好不专心看着综艺节目。

    秦律汗毛都要竖起了,沉着声问故人什么事。

    江霏臂弯里挎着个红色包包,“秦哥,不能请我进去说吗?”

    许落看到综艺里好笑的环节,笑了几声。

    冷笑。

    秦律面上沉着,实际已经如临大敌:“女朋友在,不大方便,你有事直说就是。”

    江霏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那可以出来单独谈谈吗?”

    秦律很坚持:“有什么话在这说也一样。”

    “……”江霏迟疑了几秒,才说出自己今天的诉求。她想向秦律借一笔钱,“八九万就够,秦哥,我真要得挺急的,看在我俩以前的交情,你能不能帮帮忙?”

    秦律哪敢随便答应,说:“我跟我女朋友商量一下。”

    江霏脸色不太好的点点头。

    秦律走回沙发旁跟许落说了说,许落漫不经心吃着提子,阴阳怪气的语调:“秦哥跟我说干嘛呀,您钱又不在我这。”话音一顿,不对,好像还真在她这。就重遇那天他给的,一直没拿走,她就搁抽屉里了。

    许落看向秦律:“秦哥您想借吗?想借我回去拿就是了。”

    她一口一个秦哥,秦律简直头疼,也想起那是给她的钱。这样就有理由回绝江霏了。

    秦律返回门口,对江霏说:“抱歉,钱都给女朋友管着,老婆本。我手头上只有三四万,还要么?”

    江霏哪还好意思要,“不用了,打扰了秦哥。”

    门关上,就听见许落掐着娇滴滴的嗓子说:“秦哥真狠心,好歹也是老相好,怎么能这样对人家。”

    秦律深吸口气,“落落,别这样。”】Ρǒ18.ǔs【

    “那秦哥想让我怎样呢?”她转头仰视着他,眼尾勾勾。

    秦律压低了声音,咬牙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似的:“谁他妈想做她的秦哥。”

    许落嗔嗔感叹:“男人果然是世界上最狠心的动物,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

    手上的水果玻璃碗被拿走,搁在茶几上。许落抬头,看见男人解着皮带,笑得意味深长。

    “你看看我认不认。”秦律说。

    第66章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许落被扒光了衣服。其实也就秦阳的一件T恤。

    她努力护住小内裤,但手被男人用皮带捆住,内裤被扯下。

    秦律大手覆上蜜地,粗粝的指腹按着小粉核用力搓弄,许落骚得扭了几下身子,雾气涟涟看着他:“啊……秦大哥、嗯嗯……”

    终于不阴阳怪气的喊秦哥了。

    “喜欢么?”

    “喜、喜欢,啊啊……”男人知道她的敏感点,很会刺激那里。

    秦律顺了顺那玫瑰艳色的花缝,塞入一根长指,旋转抠弄,许落顿时就不行了,弓着小身子颤抖了几下,又挺着细腰迎合拧动。

    秦律喉间发紧,火速解开裤链掏出粗壮的阴茎,许落上道地上手撸弄。

    秦律贪心,可不满足她用手,扶着肉棒送到她面前,戳了戳她脸侧。

    许落微微侧头,张嘴含住,秦律嘶了一口凉气,摁着她脑袋挺胯享受。

    柔软的舌面压在龟头拼命拨动,男人腰眼发麻,马眼渗出前精,许落吞下,又吃进了几分棒身,小舌头刁钻地舔舐着。

    秦律却忽然撤出。再这样下去可能不用多久就射在她嘴里了。

    掰开女人细白的双腿,秦律倾身用龟头蹭了蹭粉色肉瓣的水迹,再分开,有几丝透明淫液黏连在龟头上。

    秦律重重喘了一声,将肉棒深深埋进蜜穴里。

    整根猛地进来,许落叫了一声,柔媚地吩咐他:“轻点呀。”

    “好。”秦律答应,一下一下温柔耸胯,没几下,许落被这大东西治得发痒,拧腰蹙眉吟哦,“不、不,秦大哥,用力,重点……嗯啊啊、好舒服……你肏得落落好舒服……”

    秦律呼吸不稳,“真骚。”

    许落手还被皮带捆着,秦律将她双手束到头顶固定住,下身加速撞击花穴,蛮横又有力。

    男人的力量感将许落迷得七荤八素,喜欢极了他这么粗狂,仰着头想吻他。

    秦律也没想到许落还有这种受虐的倾向,当即吻了吻她唇,将她翻了个面儿从背后入她。

    许落被捆住的双手艰难撑在沙发上,男人从背后凶猛进入,大掌掐着嫩臀掐捏,白皙滑腻的臀肉从指间溢出,刺激得秦律双眼一红,挥掌打了几下,啪啪作响,立刻起了红印。

    “啊!”太猝不及防,许落尖叫了一声,眼角有生理泪水溢出,小穴不由自主缩了缩,夹弄着花道里边的阴茎。

    秦律轻呵一声,似喟叹说了句:“咬这么紧。”

    “……呜、嗯……”许落眼角有泪,“哈啊……”

    秦律伸手到前面抚摸揉捏她的贝肉,“好嫩。”话落,掐着花核手臂快速抖动刺激。

    许落嗯嗯啊啊的倒在沙发上媚叫,秦律入得更深更狠,粗糙棒身撑开媚肉每一寸褶皱,刮擦、戳弄着敏感凸点,许落被这种快感弄得好不舒服,泄了一波后,还塌腰撅着小屁股紧紧贴着男人的胯部扭动。

    秦律胸膛剧烈起伏,压着女人狠肏不停,最后射精前,皱着眉宇撤出肉棒,在她身上喷射出几波浓精。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