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狼喂虎 - 分卷阅读10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阳吃了几口冰淇淋,却觉索然无味,便上前一口一口地喂给许落。

    不是要吃冰淇淋么?吃啊,就这样吃。

    冰凉凉的甜味传来,许落还挺喜欢,缠着秦阳要了一口又一口。

    喂食行为极容易驯乖一只小动物。

    秦阳最后扶着自己的肉棒送到她唇边的时候,她顺从地张开檀口含住。

    小舌头舔过龟头上的马眼,舔过冠状沟。秦阳抽了一丝凉气,扶着她的后颈开始享受她的舔吸。

    乖得不行,怎么会这么乖呢。

    秦阳看着她潋滟嫣红的小嘴,又想吻她了。

    秦律亲眼看着她舔舐另一个男人的阴茎,妒恨一起,下面撞得又快又重,啪啪声密集了起来。

    许落被肏得一颤一颤,忙吐出肉棒,脸颊伏在秦阳硕大的阴囊上哈气呻吟。

    秦阳不满地皱了皱眉,“你轻点不行?”

    “啊啊……唔、呜……要,要去了呀啊……”

    许落被肏得眼泪都出来了

    ,灭顶的快感如浪潮要将她冲走,她直喊不要,绞紧了花径边哭边扭身子,秦律怎么受得了,当下缴了械。

    秦阳听见他哥沉沉的哼了声,就知道什么情况了,把许落抱到自己身上。

    秦律眸光一沉,要抢回来,许落却往秦阳身上贴,“不要他,不要他了,呜……”

    秦阳凑着她脸颊吻,“好,不要他,只要我,落落只要我。”他知道这时候的这种话不作数,但只听听也觉得满足了。

    秦阳就着他哥的精液插了进去,小肉洞再次被粗大撑开,秦阳向上顶胯颠弄,听着趴在他肩头上的女人哼声唧唧。

    他顶弄的速度不快不慢,温温吞吞,许落不反感,就由着他了。

    秦律嫉妒得眼睛都红了,贴上她洁白柔腻的后背,将她脸扳过来亲吻。

    粗糙大舌侵略般的横扫,许落唇角溢出嘤咛声,秦律听得直扶着阴茎想一起塞进肉穴里,许落被撑得迷糊中也害怕,抱紧了秦阳贴向他那边,秦律只好在她臀缝蹭着纾解,催促亲弟:“快点。”

    秦阳仿若未闻,手覆上圆润挺翘的奶子揉捏。

    许落像夹心饼干的馅儿一样夹在两兄弟中间被欺负,秦阳射了之后,又被秦律接手,推倒在柔软的被子上操弄,她呻吟都带了哭腔,却只会更添男人的性致。

    下午两点多开始的性爱到入夜才结束,她身上都是黏腻的白精,身上有几处被蹂躏出了红印,花蕊吐着混着浓精的淫液。

    两个男人都不舍得冲洗掉,一人一边霸着她躺下睡了。

    许落醒来的时候,头疼胃疼小穴也疼,两个男人还紧紧把她挤在中间手脚都束缚住不得动弹。

    回想起昨天的一切,许落气得推了一把秦阳。

    秦阳眯着眼,脑袋又埋进她颈窝里蹭了蹭,长长嗯了一声。

    秦律自然也被这动静吵醒,揽着她腰的手臂紧了紧。

    许落差点气哭了,被他们,也被自己——昨天怎么就发展成那样,自己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她胸口剧烈起伏了几下,秦律赶紧起来看她。

    只见她眼角红红,神清又恼又委屈:“起开!!”

    秦律想吻她唇角,她侧首偏过,秦律转而吻了吻她眼角,“我先抱你去洗澡。”

    不容拒绝的直接抱起她进浴室,可泡进浴缸里的除了她还有两个男人,一个清理她身体,一个抱着她问她想吃什么早餐。

    许落没有精力闹了。都这样了,闹还有什么用。就是陆知行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她脸上闪过慌张,才想起该跟陆知行交待。

    可是怎么交待?

    陆知行到了她家,准备接她一起回A市。可家里没人。

    许落说话磕磕巴巴:“我现在回去。”

    陆知行一下就察觉到了什么,问她在哪。

    “……秦家。”

    陆知行没说什么,挂了电话就赶过来。

    秦阳去买早餐。门铃响的时候,秦律去开门。陆知行没什么表情,也没怎么看秦律,进来就站在门口,对沙发上的许落道:“东西都收拾好了?”

    连表情都没有一丝责备,但许落知道他不愉。她不敢看他,点点头,“差不多了。”

    陆知行也微微颔首,“那走吧,回去搬行李。”

    许落低着头起身,来到他身边跟在身后要走,但秦律抓住她手腕。

    “还是要走吗?”

    还走吗?许落也不知道了。

    做了一晚上不代表什么,但在昨晚,就像签订了什么契约一样。许落心里乱得很。

    片刻的沉默将犹豫呈现出来。

    陆知行沉静看着她不语。

    是要让她回答。

    等答案的秦律不免紧张,抓紧她的手,但让了一步,“落落,你去A市治疗可以,但能不能别和这边断得一干二净?”

    昨天之前,即使再心痛不愿,秦律也是真的决定放她走的。

    可昨天她哭着问他为什么不要她,秦律就做不到了。

    没办法,没办法放手让她走。

    “我……”许落看了一眼陆知行的表情,喉咙有些干,后面的话怎么都开不了口。

    最终她什么也没说,被陆知行牵着走了。秦律也没有再拦,大概是给她考虑的时间,而且再不济,他也去A市就是了。

    车上,副驾驶位,许落如坐针毡。驱车的男人一句话都没有。

    是许落先打破的沉默:“对不起,叔叔,我……”

    她还在组织语言,陆知行打断了:“想好了?”

    “嗯。”

    陆知行紧了紧方向盘,“许落,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只要那个决定不会让你后悔。”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