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论H( 续更) - 番外 · 《时光有你(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不知道弟弟几岁?”

    超市奶粉区,凌清远偏过头,一双桃花眼微阖,和面前的朝朝面面相觑。

    朝朝轻车熟路地躲到了凌思南背后,露出一个小脑袋:“我说过弟弟跟我一样大啊。来这里之后就变成这样了,我怎么知道他现在几岁?”

    凌清远显然不信这种鬼话,来这里是哪里?来这个城市?变成这样又是那样?变成和父母走散的模样?

    一个连说话都只会咿咿呀呀,另一个连撒谎都不需要打草稿,怎么可能一样大?

    他冷嗤了一声:“连自己弟弟的事情都记不清楚,叫什么姐姐?”

    面前一大一小两名女性同时睁大双眼,瞪他。

    凌清远赶忙抬起双手投降:“不,姐姐我不是说你。”

    “不是也不许说。”凌思南眄了他一眼,她当然知道不是说她——其实也不怪她在这件事上对号入座,毕竟有过十年把凌清远抛诸脑后的经历,自己多少仍然会感到心虚,所以有多心虚,就有多蛮横,不然怎么掩饰?

    她也不想去纠正朝朝孩子气的“妄想”,如果现在凌朝不愿意说,一板一眼地揭穿一个孩子并不是得到真相的最好方式,小孩子刚刚经历了骗子的惊吓,也许下意识地想保护自己,而她也不介意担任这样一个临时的“母亲”角色。

    “走路还走不稳,说话也不太会说,大概不到一岁……”食指按着唇沿,凌思南的目光在货架上搜寻了一圈,把一罐二段的奶粉放进了购物车,之前帮忙照顾邻居李婶家的宝宝时,那孩子也就一岁多一点,她对这些知识并不陌生。

    “你这样不行。”凌清远在背后不肯轻言放弃,“应该要培养她做姐姐的责任感。”

    “凌清远,再讲我翻脸了喔。”

    “……”凌清远满目幽怨,慢慢挪到凌思南边上示好:“给我抱吧。”

    凌思南瞥他,两人视线交汇在一起,少年委委屈屈,和平时那股子雷厉风行的做派比较起来,她差一点瞒不住嘴角的笑意。

    凌思南小心地把暮暮递到他手中,还不放心问:“你能抱吗?”

    “怎么不能,不就是抱个小孩。”凌清远接过来,托着宝宝的腋下,两手一交叉就把他锢在了胸口。

    这次又是一大一小两双眼睛瞪在一起,暮暮嘴里吐着口水沫沫吹成了一个小泡,凌清远下意识后仰了仰脖子。

    很快小家伙就不满这个拥抱的姿势,开始手足乱蹬起来,以为不过是“抱个小孩”的凌清远遭遇了无往不利人生中继“骑自行车”之后的第二次挫败,他眉头皱得死紧:“劲儿这么大的?”

    不管他怎么调整姿势都阻止不了暮暮的折腾,“啵”地一声,一个泡泡在凌清远的眼前破开,水渍沾上了他的鼻尖。

    凌思南和朝朝完全不带同情,笑得前仰后合。

    可他也不求助,偏偏跟“抱孩子”这件事杠上了,凌思南实在看不过眼,重新伸手去抱过来:“行了吧,就这技术,要什么自行车啊——反正自行车也没骑好。”

    “——我会骑的。”凌清远摸了摸鼻子,还不忘为自己伸冤。骑自行车这种事、骑自行车……他都能载人了,怎么能说没骑好,这是污蔑。

    凌思南把购物车往他边上一递,“你就只能推车。”

    她正转头寻找“婴儿用品”在哪个区域的时候,少年轻笑了一声,低头附到她耳边,小声念道:“所以,姐姐也觉得……”

    “我‘推车’的技术是比‘骑’更好一点?”

    说话的声音,近到没边儿。      

    近到她觉得,凌清远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咬着她的耳尖,一个字一个字念的。

    以至于他口腔的温度,也都一口气一口气地,渡进她耳中。

    烘热,一瞬间烫红了颈根。

    凌思南缩了缩脖子,侧过脸望进他眼里。

    两人再度僵持了几秒钟,她一张嘴开了半天发不出一个字眼。

    凌清远抬手,指尖碰了碰她红透的脸颊,却被旁边的暮暮捉住了。

    “你推车的技术不怎么样,车倒是开得挺快的。”凌思南抿抿唇:“你带好朝朝。”

    “啊?”凌清远不明所以:“什么意……”

    这声“啊”刚发完,凌思南就头也不回地溜了。

    “对孩子影响不好。”

    凌清远低头看向说这句话的朝朝。

    朝朝学着一副大人的样子,郑重其事地点头道:“以往每次爸爸让妈妈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妈妈就会这样说——‘对孩子影响不好’。”

    凌清远垂首,长叹了一口气,嘀咕了一句。

    “爸爸你说什么?”

    “没什么。”凌清远基本已经默许了这个称呼,何况现在叫她改叫哥哥,她又对着凌思南叫妈妈,总感觉哪里不对。他把一只手插进校裤兜里,一手牵住她,不经意地把头偏向一边,小声喃喃:“电灯泡。”

    朝朝当然没听到这句来自“爸爸”的嫌弃,指着车:“爸爸,我可以坐车里吗?”

    凌清远打量了眼购物车,“你七岁了?”

    朝朝点头。

    “不行。”凌清远拒绝地干脆利落,还带着点小得意:“你太大了,这车容不下你。”

    “……哦。”意料之外地,小姑娘也不哭不闹,似乎之前就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就安安静静跟在他边上。

    凌清远又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说起来,小姑娘其实很乖巧,早上被人拐的时候好好地保护了弟弟,经历了那样的事,在派出所的时候唯一的眼泪也是因为要被送去福利院,跟着他们进了超市从头到尾都没要买什么零食玩具,也没有满超市从东到西地跑个不停,跟他印象中那些熊孩子丝毫不沾边,应该受到了良好的家教。

    是一对好父母吧,他心想。

    “也不是完全不行。”凌清远突然开口。

    朝朝仰头,清亮的目光里多了几分不解。

    “你把脚放这里……嗯,右脚搁在这里。”凌清远亲生指导朝朝怎么站在购物车的两根后杠上,这一块本身就是购物车的承重结构之一,还支撑得了一个七岁小女孩的重量,何况他们购物车里本来也没放什么东西。不过完全放开也是不行的,他让朝朝站在那上面抓着扶手,而自己则站在朝朝背后,同样把着车扶手的左右,见前方人少,就快步往前推起来。

    凌思南本来还在逗怀中的宝宝,余光捕捉到两个人影加一辆车伴随着“哇哈哈”的声音刷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在她僵硬的背影中又“哇哈哈”地刷了回来。

    当然推车速度也没多快,就溜了一段距离。

    旁边有两个妈妈正好在聊天,传进她耳朵里。

    “那两个小孩好可爱啊,是兄妹吧,长得真俊。”

    “唉,哥哥还会陪妹妹玩,我家那个大的天天就只懂得欺负小的。”

    大概是正好又看到了凌思南的长相,阿姨不禁问了句:“诶,你们是一起的吗?”

    凌思南三连:“不可能,我不是,不认识。”

    后来她就把那个不认识的“哥哥”教训了一通。

    凌清远沦落到一个人推着车在后面做苦力的地步。

    因为下午还没回过家,少年一身浅蓝色的校服,西装裤烫得笔直,一米八几的个儿推着购物车,在冷藏区奶白的灯光衬托下,侧脸线条精致,实打实地惹眼。

    凌清远会停下脚步当然有原因,冷藏区有款酸奶出了新包装,兔子状的。

    他拿起来找了下保质期,突然有人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并不相识的一个女生,热情地跟他说明了面前这两排酸奶里哪款口感更好,哪款营养更高。

    问题是凌清远只是看上了那款兔子状的新包装而已——而且还不是他自己喝。

    凌清远还是耐心听完了女生的介绍,末了婉拒了女生加微信的邀请。

    等那女生走开后,凌清远发现转角走出来一枚抱胸而立的小不点。

    正用问责的眼神盯着他。

    “你在这边干嘛?”他挑眉问。

    “盯梢。”

    他笑了,撑着膝盖弯下腰:“你还知道盯梢?盯什么梢?”

    “不能让爸爸拈花惹草。”

    他一愣,“谁跟你说的这个?”

    “妈妈,妈妈说她不在的时候就要我帮她盯着你。”

    “你知道什么叫‘拈花惹草’吗?”凌清远哂笑。

    朝朝犹豫了一下:“就是……招蜂引蝶的意思?”

    “……”凌清远无语。

    这小丫头会的成语怎么有点偏?不好吧。

    关键她貌似也真没理解错。

    “妈妈刚才跟你说这些?”凌清远把兔子酸奶放进购物车,顿了顿,又把刚才那女生推荐的口感好的,有营养的酸奶,各拿了一种放了进去。

    “不是的,是妈妈以前说的。”朝朝指着冷藏区的一瓶香蕉饮料:“那个,妈妈爱喝。”

    凌清远现在有点分不出来她说的到底是哪个妈妈,想了想:“你也爱喝吗?”

    朝朝咧开一嘴白牙:“嘿嘿。”

    凌清远顺手把香蕉牛乳也放进购物车,和她解释:“你要相信我才不是拈花惹草的人。”

    “妈妈说,主要是爸爸长得太帅了,帅哥有多少人喜欢你控制不了。”

    凌清远嘴角勾了勾,很受用。

    这鬼灵精太能说话了。

    意识到自己心理防线崩塌,凌清远赶忙正色了下,慢悠悠垂眼,长指的指节在她额头上轻弹了弹,逗她:“话说回来,就算我拈花惹草,你个小不点盯梢又能怎么样?”

    朝朝摸了摸额头:“爸爸,你这样不好的。”

    “所以能怎样啊?”

    在和小孩的斗嘴中占了上风,他倒是挺骄傲。

    然而前一刻还沉浸于好喝饮料中笑嘻嘻的朝朝,下一刻就拉住了凌清远,低头啜泣起来:“爸爸,你跟我回家吧……妈妈和弟弟都在等你呜呜呜……”

    凌清远木然定住,下意识扫了眼四周投来的目光。

    “那个姐姐不喜欢我,我不要她做我妈妈呜呜呜……”

    旁边三两个路人男女开始窃窃私语,一个个头上的八卦雷达都竖了起来。

    凌清远匆匆捂上她的嘴巴,推着购物车仓皇而逃。

    “行了小祖宗,我错了。”拐过拐角,凌清远蹲下来,目光平视那个眼里又蓄起了泪花的小姑娘。

    朝朝的哭声停下来,情绪饱满地眨了眨眼,很快笑得天真烂漫,凌清远算是读懂了她眼里“你看我能这样你能拿我怎样”的意思。

    ……明里天真暗里算计的性格,到底跟谁学的?

    背后一声突兀的轻笑。

    凌思南牵着暮暮,感慨道:“你也有今天。”凌思南当然不可能放着朝朝一个人到处跑,暗中观察了两人你来我往许久,一直以来都是被弟弟吃定的她,今天竟然滋生出“大仇得报”的快感。

    凌清远站起身,一语不发地倾身上前。

    “干、干嘛?”凌思南提防。

    他幽幽地垂下脑袋,埋进了她肩窝,声线压得低低的,像是把委屈都吞进了喉咙里,哽着嗓子里的磁悄声唤她——

    “姐姐……”

    凌思南呆了呆。

    “她欺负我。”

    大概怨她半天没反应过来,凌清远主动捉起她空闲的那只手,放到自己头上,一下下顺毛捋。

    “爸爸你好幼稚。”朝朝在边上很小大人地评价。

    反正脸都藏起来,凌清远也没打算要脸了,继续告状:“你看。”

    凌思南左右看了看三个“孩子”哭笑不得。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结账前路过促销区的时候,凌思南看到一个促销进口零食,犹豫要不要买。  

    凌清远倒是无所谓:“想买就买吧。”

    凌思南摇了摇头:“已经买了两百多了,算了吧。”

    “一百七十八块两毛五。”朝朝扒着购物车说道,“没有到两百哦妈妈。”屁哦壹捌点哦嗯艺(pⓞ⒙ⓞⓝⓔ)

    凌清远和凌思南不约而同地看向她,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凌思南问:“你怎么知道,朝朝?”

    朝朝不懂妈妈为什么这么问,偏头:“妈妈买的时候我都有看价钱,爸爸买的时候我也有看。”好像这种事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习惯,她一直担任着这种角色。

    “而且它们一起买有打折嘛,妈妈如果你想买这个牌子……”朝朝拿起车篮里的另外两件婴儿用品,“‘这个’和‘这个’就能再省七块五,所以就算都加起来也不到两百。”

    “你算术很好呢。”凌思南有些惊讶,忍不住夸她。

    “爸爸教的。”朝朝努努嘴,好像有点不高兴。

    凌清远试探地问:“爸爸逼你读书么?”

    “没有,我喜欢数学!”讲到“数学”两个字,朝朝的眼里就迸发出光芒,随后又想到什么,黯淡下去:“可是爸爸说只有他教我的时候可以做数学题,平时放学回家做完作业最多也只能读一小时的书,其他时间不许偷偷做题。”

    凌清远和凌思南对视一眼,拿手指点了点太阳穴,发出了一连串问号。

    “不过我记性很好的,有时候我会在学校偷偷把题目背下来,回家在脑子里做。”

    凌思南微笑着摸摸她的头:“好孩子,好孩子。”

    凌清远推着购物车低哂:“我听到了某人嫉妒的声音。”

    回家的出租车上,喂完暮暮辅食果酱包的凌思南有些口渴。

    朝朝飞快地从购物袋里掏出了那一瓶香蕉牛乳递给她,凌思南也欣然接过。

    彼时的凌清远枕着手背,把拿到一半的酸奶暗暗塞了回去。

    喝了几口香蕉牛乳的的凌思南停了半晌,讶异地看着朝朝:“这个好好喝,比我以前喝的都好喝。”

    “那是你最爱喝的啊。”朝朝毫不意外。

    凌思南点点头:“从现在起确实是我的最爱了。”

    那一刻的凌清远望着小女孩的侧脸,若有所思。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