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论H( 续更) - 一天都是我的【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悖论H( 续更) 作者:流苏
    第二天一早凌父凌母出门前,和凌思南交代再三才离开。
    夫妇俩今天工作都很忙,晚上不会回来吃,该有的食材都在冰箱里,还特地留了一叠钞票,方便凌思南满足弟弟的需求。
    ……满足弟弟的需求。
    ……你们家儿子想吃的,和你们想的根本不一样。
    这么一想来,这叠钞票的存在,怎么就这么微妙呢?
    虽然自我挖苦了一番,凌思南还是很用心地给弟弟准备早餐。
    她确实会做菜,而且手艺不错,因为二叔伯的妻子去世之后他一直没有续弦,所以平时二叔伯在外跑货的时候,家里只有她这个养女必须自食其力,所以她早早的就学会了做菜的本事,来回报一直都待她不错的亲人。
    只是没想到清远连这个都清楚,他到底打听了她多少事?
    她煲了些香菇鸡丝粥,做了凉拌海带丝和芙蓉鸡蛋羹,一看时间已经8点半,而往常这时候早就已经在学校开始忙碌的弟弟,现在居然还没起床。
    不是又发烧了吧?
    凌思南敲了敲门,没人应,她拧开门把走了进去,弟弟果然还在床上睡着。
    他看起来是真的透支了身体,不然也不会到了生物钟的时间也还在睡。
    她走到床边,不由得近距离端详着凌清远的睡颜。
    软软的棕黑色短发散开在枕上,刘海之下眉眼清隽,睫毛很长,长得投下了一小片淡淡的阴影。
    鼻梁高挺,薄唇微微抿着,虽然五官都很细致,却一点都不女气,更多的是内敛的少年感。
    窗帘没有完全拉开,屋子里留出一抹洒落的阳光,有细小的微尘在他面前的光线里跳跃。
    明明是同样的血脉,凌清远的身上就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矜贵。
    此刻他呼吸均匀沉缓,胸膛也微微起伏着。
    真的像个天使……
    凌思南坐在床边,忍不住抬手碰了碰他的睫毛。
    凌清远的眼睑反射性动了动。
    她轻笑,手指顺着他的脸庞往下滑,滑落在唇畔。
    目光盯着略微有些苍白的,薄薄的唇瓣,属于少年的优美唇型竟让她口干舌燥。
    指尖轻触过唇珠,触感柔软又诱人。
    “唔。”凌清远感觉到被打扰,抬手懒洋洋地拨开她,一声带着鼻音的呓语:“姐姐……”
    凌思南被这一声软乎乎的“姐姐”叫得骨头发酥,她轻咳了声,拍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表现出姐姐应该有的矜持:“清远,该起床了。”
    居高临下地睨他,凌清远还是阖着眼,没有半点要醒过来的意思。
    凌思南在脑海里纠结了一番究竟该不该来硬的把他吼起来,就像是大多数家庭里姐弟之间吵吵闹闹该有的模样,可是又看了眼床上那个仿佛被圣光包围的弟弟,心生不忍。
    呵,会敢那样对待自己弟弟的姐姐,都是因为弟弟颜不够好……不然你换个凌清远试试?
    想了想她还是弯下身去,伸手轻探了下他额际的温度:“清远,起……”
    他的眼睛蓦地睁开了。
    像是璀璨的星河在那一瞬间被揭开幕布,凌清远的眼睛也是,只是一瞬间就攫取了凌思南所有的注意力。
    两个人四目相对,相距大概一公分的距离。
    她在上,他在下。
    “……想偷袭么?”凌清远喑哑着开口,前一刻那个柔软鼻音的小天使消失了。
    “自恋鬼。”凌思南赧然地红着脸想退,却被他勾住了脖子。
    凌思南还没说话,凌清远又问:“几点了?”
    “8点40。”她说。
    “那他们就是不在家。”话刚说完,凌清远就把她勾了下来,在她鼻尖烙下一吻。
    “……凌清远!”她匆忙捂着鼻子,仿佛被人打了似的。
    “每次都这样大呼小叫的,不累么。”凌清远扬唇笑了笑,把她推到床铺里侧,在她还没意识过来他要干什么之际,薄被翻起,慢动作似的,覆在了两个人身上。
    她被他压着,动惮不得。
    而且身下还有一个硬挺的肉棒顶着她。
    “你怎么会……”
    “晨勃。”他毫无羞耻感地解释,身下的肉棒抵着她的裤子动了动,随后不满的皱眉。
    “你穿裤子?”眉头拧着,像是获知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凌思南莫名有种成就感,捂着嘴笑:“对啊,我穿裤子。”虽然只是普通的居家棉裤,但是厚度也足够屏蔽他。
    凌清远深吸了一口气:“不许穿。”他说着,手下就开始身体力行执行自己的命令,脱起她的裤子来。
    “喂喂喂,凌清远,你这是以下犯上知道吗,姐姐的裤子也敢脱?”她刻意拿出姐姐的身份,不过她却没想过这个身份对凌清远来说反而是催情剂:“欸,凌清远,清远——那个是内.裤,你脱错了——”
    嗯?她自己愣了下,脱错了是什么意思?
    他一米八的个子压在她身上,她除了左右挪什么办法也没有,弟弟要脱她的裤子,她也只能任人宰割。
    “我没脱错。”凌清远撑起身说,“我说了不许穿,就是一件也不许穿。”
    她瞪大了眼睛:“别闹了,你还生着病呢。”欸,也不对,为什么是这个理由?
    不知不觉间自己身下已经赤条条地,而他也……脱光了下身。
    两具身体的下面完全没有任何隔阂地紧贴在一起,接触间都是皮肤光滑赤裸的触感。
    还有他那一根硬挺的巨擘,抵在她的阴阜上。
    他盯着凌思南穿着长袖家居服的上半身,那两团绵乳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他的眼神里写着“不满”两个字。
    “你要干什么?”她觉得自己是明知故问。
    他的声线里裹着晨间晕染的情欲——
    “干你,姐姐。”
    凌思南对着他猛摇头,自己昨天刚坚定过信念绝对不会再和他做这种事,怎么转眼事态就发展到这个样子。
    凌清远趴下来,下身紧紧贴着,肉棒杵在她的两腿之间,来回地抽动,手上也没闲着,开始拉开她上衣的拉链。
    她还没有很湿,所以凌清远根本进不去,可是他也没打算现在就进去,不着急,反正今天一整天,她都是他的。
    生病?多生两天也没关系,只要姐姐陪着他,生病时他的乐趣,可能会比平时多得多。
    “清远……嗯……清远……不要……”凌思南被弟弟的肉棒磨着阴户上的软肉,肉与肉贴合在一起,龟头蹭着阴蒂,铃口收缩,像是一张嘴,小口地把阴蒂上那一粒小珠吃到了口里,还美味地咂了咂,她整个人都爽得一塌糊涂,身下的水也汩汩往外流,忘记了自己之前都在想什么,可是意识里还是记得这是不被允许的事,喊着不要,手上也推拒着。
    凌清远忽然叹了口气,趴在姐姐的双乳间。
    感觉到弟弟停下了动作,凌思南挣了挣,可他还是不放开她。
    “清远?”
    “没什么力气……”凌清远歪着头可怜兮兮。
    “没什么力气你还……”她说不下去,因为弟弟的阳具还顶在她的小穴口,挤进去了一个小头。
    屄内忍不住收缩,把他夹紧,她也忍不住夹紧了双腿,引得凌清远差点破功地嘶了一声。
    “我是个病人,没什么力气……”凌清远强忍着冲动,下身轻轻插送,顶得姐姐嘤咛出声,而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脸上却平静得不动声色,甚至还带了一点委屈,“可是晨勃好难受……”
    他真的是集八方演技于大成者,少年明朗清俊的脸上此时不见半分情欲,就像是个小天使在祈求人间大爱一般地望着姐姐凌思南。
    “姐姐,帮我,好不好?”
    収鑶ьěй站俻砽棢阯:яOцSんЦщц,乄Yz 兂憂棢站被牆 棢阯丢夨等煩惱..————————
    不是刻意卡肉,是我这到了睡觉时间了……
    今天主坑没更,明天一定要更主坑。
    于是,清远少爷,你就忍着吧。
    反正没羞没躁的一天开始了。
    凌清远——小奶狗与小狼狗之间无缝切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