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番外现代合集 - ·第11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九章说亲

    五月榴花照眼明.

    右相府庭院里的几株石榴花盛极,鲜艳而明快,那三月里进门的萧亦棉也确实有子孙命,已然传出了有孕的好消息.

    这日傅守政下了早朝,在王氏房里一道用了午膳,照例去西苑瞧瞧孕中的亦棉.因为月份尚浅,这一胎也就府里的人知晓,还未传出消息去.

    老爷,用茶.亦棉平日里穿得素净,今日也不过一袭月白褶裙,上头点缀着几朵精致紫花,头上梳着妇人的发髻,身量纤细又不失圆润,眼角眉梢皆是十七八岁女子的窈窕风情.

    傅守政点头接过,倒是放在了一侧,看了娇妻一眼,笑道:你也坐下,我有几句话与你说.亦棉见他嘴角噙着一抹笑,不像是出了什么的样子,遂不明所以地款款坐下,挥退了屋里伺候的丫鬟:怎么了 这两日早朝,我真是被赵嘉晋和张居正两个缠得不轻.赵……亦棉垂眸思索片刻,这两人她还是识得的,可是左相和门下侍郎 正是.傅守政抿了口茶,斟酌着该如何开口,你父亲的脾气,你也是该知晓的,素来不爱与我等文官儿通气,有些个不好接近,那些人也都惧他……毕竟如今是自己的岳父,往日在朝为官本为平辈,眼下的关系倒有些别扭了,傅守政这话半遮半掩也就囫囵过去了.

    听至此处,萧亦棉心头微沉,话音紧凑了些:老爷,难道是父亲在朝堂上何处得罪了他们 非也,非也.傅守政笑着摇头,这你倒不必担心,你父亲才立下大功,何人会这般不识趣,选这当头去寻他的不是 只是你那兄长,正是做亲的年纪,平白不知顺走了多少清白女儿家的芳心.说是自那日进京,就被赵家姑娘惦记上了,赵嘉晋也是没法子,你父亲那儿,他不敢开口,对你兄长直言,也没这个道理.如今你嫁入我傅家,那些人倒都聪明得很,只放下脸面来求我了,让我替他们说和说和.这……哥哥早年为他说亲的人就不少,如今沙场立下赫赫战功,风风光光游遍燕京城,定是不乏大家闺秀躲在哪间沿街的铺子里偷偷瞧见了,女子春心萌动,燕京城皇子贵胄虽多,真有才有貌的男儿却少,兄长被惦记上,也确实是意料之中.

    呵呵,还是那赵家姑娘有趣,听说那日你兄长返京,她见了一眼,回府便犯起了相思,日日央着赵嘉晋替她定下这门亲,当真没了半点女儿家的矜持.左相也是被磨得没了脾气,才抹下老脸与我实言相告.让我务必与你父亲说上一说.亦棉微微凝眉,随即和颜问道:那老爷是如何想的 傅守政哪里听不出她这试探的味道,也不遮掩:我能如何 廷岳如今与我乃是平辈的亲眷,我自然左右不得他的亲事,也只实言告诉他们罢了……嗯……哥哥自小懂事,又主意大,父亲鲜少管束他,亲事上虽是听父亲提过,但听这话里的意思,倒是想让哥哥自己寻个满意的姑娘.旁的,也没多说……亦棉抬眸看了眼自己的夫君,低声商量:妾身不曾出阁前,与两家姑娘皆有过几次接触,左相家的千金,行事颇为张扬,侍郎府的千金又过于内敛些……这两人相较,或是张家的稍好些.你呀,倒像是你那兄长的母亲了.傅守政见她真当了一回要事,笑叹着捏了捏小姑娘粉嫩的脸蛋儿,且不说你我如何看待,只要你哥哥一个不满意,便也不必再说了.待我寻个机会,再与廷岳提一提.你还怀着身子,不必多想.嗯.亦棉也笑了,乖巧地点点头.

    此事多半要作泡影,兄长房里的事她虽不打听,可也知道弱冠之年已过,他也不曾有过通房,寻花问柳更是不沾分毫.想是男女心窍未开,虚长了这么些年.

    ……

    巧的是,说曹操,曹操也便到了.

    那日傅守政才从亦棉房里出来,萧廷岳就得了父亲嘱托,备了些难得的吃食药材,一人一骑来到右相府.萧亦棉有孕的风声,自然瞒不过母家的.

    这边傅守政得了消息,自是换了身衣裳前去见客.

    前厅一番寒暄,朝堂上几件大事也各自商量了些对策,傅守政才让萧廷岳一同去后院,兄长前来,自是要去亲眼瞧瞧妹妹的.

    穿过两趟院落,相府雅致精巧,错落有致,可惜一路上萧廷岳个军营里出来的粗人,目不斜视,脚下生风,半点没兴致留恋,傅守政想开口也开不得.

    到底文臣武将还是不同啊……

    眼见西苑快到了,忽而传来一阵略显担忧的清甜女声:小心些,莫要踩空了——萧廷岳下意识放眼望去,只见一棵古槐枝头挂着个纸鸢,一个黑衣服的小厮身量颇小,抱着粗大的树干一点点往上攀爬.

    傅守政正要说话,可身边那挺拔的男儿转瞬之间没了踪影.

    待萧廷岳落地时,手里正拿着那个乳燕形状的纸鸢,气息平缓如常,一身端庄大气的紫袍片叶不沾.

    他低头看着眼前不足自己腰际的女娃,那小姑娘也正歪着脑袋打量他.

    不必说,这便是右相家的掌上明珠了,虽然年幼,略显稚气,然柳眉秀眼,鼻梁小巧微挺,朱唇莹润樱红,姿容倒是难得一见的秀美.穿戴更是不凡,头上梳着童子的发髻,一身榴红色穿花小衫,外罩团花排穗褂,脚底蹬着粉底小靴,着实好看得紧.

    我认得你,您是萧将军!

    她笑靥如花,红唇微微颤动,露出一口白玉般的牙齿,萧廷岳看着那双盈盈的水眸,清透灵动的美丽,让人过目难忘,里头是不加掩饰的崇敬与欢喜.遂俯下身,递上手中的纸鸢:

    我也认得你,傅姑娘.

    (本文独家首发自http://www.roushuwu.net/610675)————————————————————

    好不容易更一章啊,你们要的男主终于慢腾腾地出场了~为了能心平气和地码字,还是不要看平昌冬奥会了吧_(:з)∠)_第十章归宁(上)月老祠下(南柯)|7322705

    第十章归宁(上)月老祠下(南柯)

    第十章归宁(上)

    却说那日萧廷岳替傅柔依施展轻功,捡了那只紫燕风筝,小姑娘有模有样地道了谢后,随着伺候的丫鬟小厮自去玩耍不提.

    萧亦棉有了身孕,不宜过多走动,几人在她房里坐了片刻,说了一会子无关痛痒的闲话后,傅守政便见缝儿说起了赵张两家托付的那桩事.

    谁知那沉稳内敛的少将军竟当场摆出脸色给当朝右相,也就是自己的妹夫瞧,不咸不淡地堵上一句:傅大人当真是辛苦,帮着圣上日理万机不说,还要当起那媒人,管旁人家的儿女闲事.我的亲事自有父亲长辈在,再不济也该由自己相看决断,不劳大人费心.随后自是扬长而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傅守政夫妇俩.

    亦棉是不曾料到兄长谈及亲事,会是这般不悦,傅守政则是面上有些挂不住,他也是一片好心,却换来这么个下不来台的局面.亏也真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傅守政的度量极好,浸淫官场多年,长袖善舞,什么状况没遇见过,萧廷岳又是他的大舅子,也便没往心里去.只是心里头暗暗做了决定,这日后,可万万不敢再多与萧家这对脾气古怪的父子接触了.

    又谁知,傅守政这念头数年后到底落了空.自己成了人家的老岳父不说,萧廷岳对他,更是一改当年的漠然,事事与其商量,毕恭毕敬.也可谓是风水轮流转了.

    ***

    榴花谢去,暑热渐升,熬过金乌振翅,便是九月丹桂飘香的日子了.

    萧亦棉一手轻抚着隆起的小腹,一手搭在枕上,让太医请了脉.五个月来,锦衣玉食养着,下人伺候更是小心谨慎,因而这胎相自是极为稳固.

    傅守政送了太医后回转屋内,见娇妻正在镜前梳妆,便走上前去,嗅了口她发间的幽香:这便要走了 自三月间过门,后来很快又有了身孕,亦棉迟迟不曾回过母家.如今胎相甚稳,便想着回娘家住上两日,一尽为人子女的孝道.傅守政自然是理解的,还备了好些重礼,让她一同带去.

    嗯.亦棉看着镜中二人依偎的身影,闭上眸子靠在男人怀中,不过三日就回来了,老爷不必担忧.好.傅守政笑着点头,若不是这几日朝中出了点乱子,他也该陪着亦棉一同去的.如今却是不能够了.

    ……

    再踏入将军府,入眼景象依旧,心中的感情则截然不同了.

    萧亦棉问了门口的小厮,得知将军下了早朝后直接去了军营,如今正回来不多久.少将军尚在军中,还未归家.此次回母家,亦棉是不曾提前将消息知会将军府的,只想给父亲一个意外之喜.

    当下不再让左右跟随,径自去了萧屹山居住的正院,胸臆间是按捺不住的思念与欢喜,不由得想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