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番外现代合集 - ·第7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五章食髓【H】

    新婚的夫妇,却也是第一回见到彼此真容.两人虽并排坐着,一时竟找不到什么话儿说.时辰也不早了,再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

    亦棉——

    傅大人——

    傅守政刚开口,小人儿也正好出声,他不由失笑,看着亦棉粉着脸儿,羞赧地低下脑袋,细密的睫毛倒是轻颤不休,瞧着对自己有几分惧意,遂说些话来分她的心:你我已是夫妻,怎还叫我傅大人呢 嗯……萧亦棉自知不妥,从善如流地改了口,老爷……这声老爷宛若莺啼,娇憨可人,直直沁入傅守政心扉,不由回想起发妻初初嫁与他时,不也是这般含羞带怯吗.不由柔软了情意,生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意来,将小姑娘腿间交缠的小手纳入自己温热的大掌中:棉儿,不怕,今日起,我便是你的夫君.我会待你好的.言罢,傅守政伸手将亦棉的下巴抬起,看着这因害羞而俏脸通红的小媳妇,进屋前冷硬的一颗心就渐渐瓦解了.

    无论怎么说,亦棉是无辜的,她一个十六七岁女子进了傅家的门,哪怕非他傅守政情愿求娶,自己也成了她的天.若是执意冷落于她,扫的不仅是圣上与神威将军的颜面,更是委屈了这样一个妙龄的姑娘.

    听着傅守政唤她棉儿,亦棉一双美眸就悠转着漾满了泪水.

    她想起了父亲,那个顶天立地的男儿,本以为会护在她身边一辈子的男人,也总这样唤她棉儿.

    怎么哭了,棉儿 傅守政对小美人儿突如其来的感伤有些无措,下意识低头吻住亦棉滑落至唇角的泪珠.

    萧亦棉本能地抗拒男人的接近,嘤咛着侧了侧脸,脑海中尽是萧屹山亲吻她时灼热的温度:没事的……才触到温香软玉就被吓跑了,傅守政也不由有些急躁,手臂伸展间搂住了娇妻盈盈一握的柳腰,轻柔地含住小姑娘红润娇软的唇瓣,一口一口耐心地吮吻着:棉儿,这是你我的洞房花烛夜,可还记得 不轻不重的嗓音带着绵绵的情丝,让亦棉霎时回过神来.是啊,她已是傅守政的妻,怎还念念不忘父亲呢 

    唔……而此刻,傅守政的手已经开始宽解自己的衣裙,亦棉虽有些遐思,但也配合着男人的动作.

    待最后遮羞的肚兜滑落,在傅守政眼前的亦棉便如同赤裸的小羊羔,娇美纯洁,饱满诱人的奶儿盈盈高挺着,白皙的乳峰上顶着一粒樱桃熟透般的乳头,鲜嫩得无以复加.

    平坦的小腹光滑莹润,浑圆的臀部虽还藏在亵裤下,但露出的那一对满月似的玉足和小腿儿,便足以让男人乱了呼吸.

    你……棉儿,你好美……傅守政失神地慨叹着,觉得自己竟如初次般微微颤抖起身子,他紧紧抱住亦棉,让那诱人的娇躯紧贴着滚烫的身体.唇瓣交叠间,他颇为激动地吸吮着女孩儿柔软的舌头,而后舔着粉颈,一路往下.

    嗯……老爷……老爷……亦棉感受着湿湿热热的舌头在身上舔舐,忍不住轻唤出声.

    小棉儿,为夫在呢……傅守政望着小姑娘雪白如凝般的肌肤,微透着红晕,竟是没有半点暇疵.他忍不住吞咽下口津,终于还是伸手在亦棉丰满浑圆的乳儿上轻柔地抚摸着.

    啊……当男人的手碰触到她的奶儿时,亦棉的身子轻轻颤抖.她闭上眼睛承受这火热的大掌所传来的温柔,暖意慢慢向全身扩散开来.亦棉有种错觉,这个男人,便是萧屹山.

    本是执笔的修长指节,如今夹住了粉红小巧的乳头,揉搓着亦棉柔软弹性的乳房.因自己的一阵抚摸,奶尖儿已经悄悄挺起.诱人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粉果儿,令傅守政垂涎得想咬上一口.

    傅守政也不愿克制那渴望,低下头去便含住亦棉如樱桃般的乳头,迫不及待地含吮起来,整个手掌则是压在丰盈的乳房上抚摸揉捏着.

    呀,老爷……别这样……啊……受到这种刺激,亦棉觉得脑海一片空白,身子不由自主的上下扭动起来,花径里的嫩肉却开始流出湿润的春水.

    傅守政在房事上从来耐心而温柔,对待发妻便是如此,更何况眼前这娇小的处子.他希望能给亦棉留下个美好的初次.

    嗯啊……老爷……老爷……

    亦棉被陌生又熟悉的快感刺激着,小声呻吟起来.傅守政的手这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一对奶子,滑过光滑的小腹,探入到亦棉的亵裤里,手指在放在花丘上轻抚着.

    很快,指尖便拨开那两片饱满的花蕊,处子的花蜜缝竟是早已chun水泛滥,摸在傅守政的手上是如此的温烫湿粘:为夫的小棉儿那么快就湿了,果真是敏感.亦棉听到男人的揶揄,脸色通红.只觉得膣内深处像溶化了一般,春水不断地汩汩流出,含着傅守政在花蜜内活动的手指.

    不过几回扣弄,就逗得亦棉花壁的花蜜肉收缩痉挛起来,指尖正抵着处子膜,软白的亵裤上满是chun水渗出的印子.

    棉儿,要不要把身子给我 

    傅守政抽出湿漉漉的手指,回忆着那处子薄膜的触感.他不能就这样要了她,他要听小姑娘亲口允了自己做他男人.

    亦棉抬起水润地星眸,看着他眼底的幽深,既是意外这番询问,又是敬慕傅守政的君子.片刻后,便也乖顺地点了头.

    得了姑娘家首肯,傅守政才脱下亦棉的亵裤.

    处子花蕊呈现着诱人的粉红,透明的春水正从明明紧闭的花缝儿潺潺的流出,傅守政用手轻轻把它分开,里面便是小娇妻的花蜜口了,这丫头整个私处都是粉粉嫩嫩的色调.

    傅守政伸手摸了摸亦棉的脸,安抚一笑.而后重新埋首于她腿间,毫不迟疑地伸出舌头开始舔弄那小小的yin核,时而温柔时而凶猛地舐吮吸咬着,更用牙齿轻轻磨着那小豆儿不放,而后才把舌头探入小花蜜缝内搅动起来.

    啊……不要舔那里,老爷……亦棉拱起身子呻吟出声,她万万想不到,右相这样一个清雅文人,竟会趴在女子腿间舔她的私处.

    棉儿是又羞又臊,可扛不住快感阵阵攒积,甘甜的汁水都落入男人嘴中.

    (本文独家首发自http://www.roushuwu.net/610675)————————————————————

    傅大人目前对于亦棉的心态,其实还是属于怜惜多于喜欢,慢慢来吧……新文先定个小目标,收藏上个三位数吧小可爱们,大家热情点就多更点哈哈ヾ ≧ ≦)o第六章知味【高H】月老祠下(南柯)|7306947

    第六章知味【高H】月老祠下(南柯)

    【高H】

    喔啊……老爷……别再舔了……棉儿……实在受不住……啊……亦棉因傅守政舌头微妙的触摸,激得她浑身颤抖,花心抽搐着流出更多的水.

    傅守政知道小姑娘其实喜欢自己这般疼她,舌头更是卖力地在花蜜口和yin核儿上打转,小亦棉很快便受不了那酥麻酸痒,啼泣着泄给了男人,无力地闭上眼睛,享受那种美妙的滋味.

    看到小娇妻那么快便到了,傅守政也是欲火高涨,他急忙把自己身上的衣物脱下.那一根赤黑的大分身,此时就如怒马似的,高高挺翘着,青筋环绕着柱身,暗红的蘑菇头大而饱满.

    他感觉自己就像回到了十多年前,初与王氏尝那欢爱滋味时的轻狂样,一滴水液从马眼处垂挂下来,落在亦棉平坦的小腹上,另一端却还藕断丝连地挂在蘑菇头上.

    小棉儿,知道这是什么吗 傅守政牵着小处子的手放在自己粗黑的阳具上.将军府没什么女眷,恐怕是没人教她这些.

    亦棉感受到掌心的粗硬,下意识睁开眼,便也第一回看到了男人的性qi.

    虽说那日爹爹用自己那硕物磨了自己的花蜜儿,还泄了那么多浓液给她,终究不曾亲眼见过父亲的分身.如今傅守政这般问,倒教她不知该如何回答.

    亦棉粉脸上所透出来的纯净好奇,看得傅守政已是肿胀难忍,遂用那棱角分明的大蘑菇头在美人儿掌心磨蹭一番,哑声教她:棉儿,是大棒子,这是为夫的大棒子,要插进棉儿花蜜里的……嗯……夫君的大棒棒……

    小姑娘的娇呼声,如同媚药一般,傅守政发了狂般压上亦棉那纯洁的赤体上,他不知为何,从棉儿口中说出那三个字会给他这样大的刺激,修长的大手扶着分身先在花缝外面擦弄一阵,一面吻紧住她那张鲜红的小嘴儿:正是,为夫一会儿要把大蘑菇喂给棉儿的小花蜜,棉儿若是疼了,定要告诉我.好……亦棉双手搂抱着傅守政那不及父亲宽厚的脊背,丰乳紧紧贴着他的胸膛.上回爹爹进来时,只是涨得厉害,并不疼,因而她不怕.

    涨得暗红的大蘑菇头在花蕊边拨弄了一阵后,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