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祠下 高嗨 完结+番外现代合集 - ·第685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 李氏动怒

    谭君姝已经忘记昨晚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只知道一觉醒来的时候边上空空的,再一看时间已

    经上午九点了。

    “完了!”

    赶紧起床,看见衣服就往身上套,散着头发往盥洗室跑,飞快地洗脸刷牙,一把抓了个马尾就

    往楼下跑。

    坐在客厅的陆铎听见楼梯上急促的脚步声,放下手里的咖啡抬头,看见的是一脸焦急又歉疚的

    小女人。

    “对,对不起陆老师,我睡过头了。”

    陆铎看了看表,点点头:“是有点晚,不过没关系,一般导演说九点开工,等各部门到齐都要

    拖到十点左右,我们现在出发,能赶得上。”

    听他这么说,君姝才舒了口气,刚一紧张,早把昨晚两个人抱在一起睡觉的事情给忘记

    了:“那我们出发吧?”

    “桌上有面包和牛奶,带着路上吃吧。”

    “好,谢谢陆老师!”

    君姝感激地看着陆铎,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积了不少德,才让她拍人生中第一部电视剧就碰上

    陆铎这样专业素养高,脾气好,还会照顾人的演员。

    两个人出门的时候,陆铎的保姆车已经停在外面了,除了陆铎的经纪人,君姝还看见庞楠竟然

    也在。

    庞楠看见她家艺人扎着个马尾,素面朝天,短袖加牛仔裤,手里还拿着面包牛奶,真是惊得不

    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我的姑奶奶,你这是去剧组拍戏还是去学校上课啊?”

    君姝咬了口面包,茫然地看着她:“怎么了?”

    庞楠摇摇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槽:“算了,快上车吧。”

    一路上陆铎靠在椅背上翻了两页剧本就开始闭目养神,君姝则是边啃面包边琢磨剧本,不出意

    外的话今天要和影帝拍真刀实枪的床戏了啊……

    剧本上让人难以启齿的台词在脑海里来回转悠,不由让她想起了昨晚,陆铎为什么突然要抱住

    她呢?

    忍不住往边上瞟了一眼,男人闭着眼睛,侧脸坚毅俊朗,两手拿着剧本随意搭在腿上,还是这

    么好看。

    陆铎若有所感地睁开眼,恰好捕捉到偷偷打量的小眼神,那丫头跟兔子见了狼似的,刷一下收

    回了目光,脸上飘起淡淡的红晕来。

    ***

    一到片场,君姝发现该来的人都已经到了,其他演员甚至都已经化好妆穿戴好,已经在拍些小

    镜头了。

    骆凡导演本来是插着手站在监视器后面的,看见陆铎和君姝姗姗来迟,脸上的神情不太好。

    陆铎主动走上去和他打了声招呼:“抱歉,导演,早上起得有点晚了。”

    骆凡在圈里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演员没见过,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摆架子,排好的档期临时变

    更,定好的时间老是迟到,而且凭借他的资历,一般演员他该摆脸就摆脸,该训就训了,可现

    在合作的是陆铎,不得不给人家三分面子。

    “昨天给你俩放假还没放够啊?”故意玩笑似的问了句,也就不多说了,“快去化妆,一会儿

    内村导演给你们讲讲接下来这场戏的注意点,全剧第一场床戏,务必要拍好,争取一遍过,不

    然累的是你们自己。”

    说着,看了眼站在陆铎身后有点魂不守舍的小姑娘:“君姝,看你状态好像不太对啊?今天拍

    激情戏可以吗?”

    突然被点名的君姝一个激灵:“可以的,导演!”

    “那就好,赶紧去上妆。”

    君姝跟在陆铎后面去了化妆间,心里头真是惭愧,明明是自己睡过头了,结果让影帝背锅。

    “陆老师,刚才谢谢你。”

    陆铎扭头看着小跟班似的女孩儿,好脾气地笑了笑:“你这么客气倒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接

    下来还有三个月时间,你这么拘束,天天陆老师长陆老师短的也太生分了吧?”

    君姝腼腆地低下脑袋:“你是前辈,叫老师应该的……”

    两个人说着话,化妆师已经开始在他们脸上涂涂抹抹了,内村导演趁着这段时间,拿着剧本,

    带着翻译进了化妆间。

    接下来的交流过于限制级,以至于给两个主演化妆的化妆师都忍不住脸红偷笑。

    其实拍激情戏对男演员的要求更高,为了配合不同镜头角度,往往某个动作要拍好几遍,性交

    过程中要是射得太快就不太好了,所以日本那些成人片男优都是经过一定理论和实践训练,怎

    么才能更加持久一点。

    所以内村讲完一会儿床戏的整个流程,两个人要摆哪些动作和体位之后,问陆铎的第一个问题

    是他平时一次完整的性交大概是多少时间。

    陆铎听着那个翻译复述完,甚至怀疑他是不是翻错了。

    在场的其他人也很尴尬啊,可又怀着对影帝性能力的好奇,一个个竖着耳朵等陆铎回答。

    “导演,关于我个人的问题我们私下交流吧。”

    一旁的君姝听完陆铎这个回答悄悄松了口气,可竟然也有一丝丝遗憾,她记得昨天影帝说他没

    什么经验,是缺乏和女孩子接触的经验,还是没有被女孩子舔过他那个地方的经验?

    内村导演听完陆铎的要求,欣然答应,带着那个翻译和他去了另一个房间。

    不过这个举动被陆铎的经纪人制止了,天知道剧组请来的翻译是什么背景来历,万一之后乱说

    话,给他家艺人带来的负面影响谁来承担?

    所以,一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最后靠着手机翻译在那儿对话。

    这边君姝已经化好妆,就先进场了。

    正式床戏前面还有场戏是李氏和叶灵儿的对手戏,很短,趁着空隙就先拍掉。

    因为事先两个演员准备都很充分了,稍微对了下词,就直接开拍了——

    李氏原以为将军见了这么个娇嫩的处子,早就下嘴了,一大早便让底下人带了灵儿过来,想从

    她嘴里打探些话出来:“妹妹,如何,昨夜将军待你可好?”

    叶灵儿昨夜被邵衡喂了满嘴的热精,本是难逃破身之事,可其间邵衡底下人有事来报,撇下她

    便走了,因而逃过一劫。

    不过李氏这般问她,灵儿拧着小脸摇摇头:“夫人,将军他待灵儿不好。”

    李氏和嬷嬷对视一眼,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逗这傻子真真有趣:“如何不好了,可是将军用棒

    子捅你,把你弄疼了?”

    灵儿像是遇到知心人一般,连连点头:“嗯嗯,将军用撒尿的棒子捅往灵儿嘴里塞,现在里头

    还疼呢……”

    小丫头边说边揉了揉腮帮子,好生可怜的样子。

    “什么?”李氏一听便坐不住了,“将军没弄你下面吗?”

    灵儿被李氏激动的神态吓住了,水汪汪的眸子怯怯看着她:“没,没有……”

    “没有的东西!”

    李氏怒斥一声,一掌拍着桌案上,又是吓得小人儿一颤。

    “夫人莫要动怒,许是其中另有缘由,将军既然肯让她用嘴伺候,想必喜欢这叶姨娘的,莫要

    着急,慢慢来。”

    嬷嬷在侧宽慰,李氏听完才顺下气来,见这小傻子吓成这样,也有些于心不忍:“好妹妹,方

    才我是与你开个玩笑,你只小心伺候将军,日后他若再欺负你,你再说与我听,知道吗?”

    灵儿哪里敢不从的,赶紧点点头。

    HáǐΤáиɡsんūщūっCóм

    ———————————————————

    (* ̄︶ ̄)我回来啦!下章初次~

    第十六章春宵一刻值千金(上)

    拍完这一幕的时候,谭君姝一扭头就看见陆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场边,身上穿着玄色

    的常服,脚下蹬着黑靴,第一眼倒给人一张从古代穿越过来的错觉。

    只不过他这会儿坐在一把折叠椅上,托着下巴,眼里含笑地看着她,一看就是假的。

    君姝在原地磨蹭了一会儿,才慢慢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没想到这人还一个劲地盯着自己

    看,不由让她有些紧张:“怎么了,我刚才哪里演得不够好吗?”

    陆铎摇摇头,弯着嘴角笑:“没有,挺好的,我只是觉得,你真挺适合演这种角色的,骆导很

    有眼光。”

    被影帝夸了,小姑娘第一感觉就是开心,可是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久,就觉得不太对劲啊,什么

    叫“挺适合演这种角色”?她刚才不就演的个小傻子吗?

    君姝眼睁睁看着他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才确定自己真的是被嘲笑了,瞬间脸通红通红的,心

    里有点不服气:“演傻傻的角色也不容易的嘛……”

    陆铎顺着她的话点点头:“嗯,是不容易。”

    君姝还想再替自己辩解两句,就看见骆凡导演风风火火地跑过来了:“你俩准备一下,再过十

    五分钟就开始拍房间里的那场戏,都准备好了没问题吧?”

    “啊?这就要拍了?内村导演只找了陆老师,没跟我说什么啊。”

    “你还想他跟你说什么啊,说得越多表演越不自然。君姝,你记住,就按自己最真实的感受

    演,表现出女人第一次那种感觉就可以了,其他的你就跟着陆铎的节奏走。陆铎,你一会儿记

    得多照顾照顾她。”

    陆铎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谁知道他其实也手心冒汗呢……

    “对了……”骆凡支吾了一下,看了看边上的人,压低了声音,“等下开拍我还是会保证在场

    的人员尽可能精简,你们可以放开一点,不过因为有些近景要拍,所以陆铎你不能戴避孕套,

    你们也不用担心怀孕,最后不需要真的射精,我们已经准备好假的精液,到时候切镜头拼接一

    下就行,你们能接受吧?”

    陆铎先看了眼耳根子泛红的君姝,见她点了点头,才表示自己也能接受:“可以的,听导演安

    排。”

    骆凡这才松了口气,拍了下陆铎的肩:“谢谢你们理解,期待你们的发挥。那我先过去了,你

    们准备好就可以过来了。”

    好在从接拍这部剧开始,君姝就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现在连怀孕这个后顾之忧都排除

    了,她就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给自己壮胆似的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陆铎:“走了邵将军,

    等会儿小登科啊,干嘛这么严肃?”

    陆铎失笑,没想到这丫头在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走,春宵一刻

    值千金,耽误不得。”

    ……

    虽然还是大白天,但是要拍的是夜戏,所以房间里的门窗全用幕布遮了起来,只打着昏黄的灯

    光。

    “好了,各单位注意,演员就位,三场一镜,开始——”

    镜头率先给到是从门口进来的邵衡。

    自打昨夜见了那南越公主,他一整日都心不在焉的,要不是昨儿国主深夜密诏,他早要了那小

    美人的身子,何至于今日牵肠挂肚的。因而现下一回府,便直奔这美人儿的住处,迫不及待一

    亲芳泽。

    到底是没被他宠幸过的妾室,又是亡国公主,院子里一路走过来唯有门口守着个她从南越带来

    的婢女,他府上那些下人,都不知去哪躲懒去了。

    从那婢女口中得知,美人儿已经已经睡下了,不过他可管不了这许多。

    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踏进这间屋子,在叶灵儿来之前,这院子一直空着没人住,现下刚一

    进屋,便闻到了一股幽香,他记得,这就是那小处子身上的味道。

    黑靴踩在地上难免有声,邵衡便先在门口除了鞋袜,赤足朝那帷幔走去。

    行至床榻旁,撩开纱帐,只见个绝美的小人儿闭着眼睛,一脸恬静地躺在锦被中央,细密的睫

    毛笼着黛色淡淡垂下,胜雪的脸蛋儿温和地贴着柔软的青丝,红润的樱唇薄软可人。

    就是这么个人畜无害的小处子,勾得他一整日心神不宁。

    邵衡在床榻边坐下,一俯身便噙住了那张小嘴儿,果真是甜滋滋的,将两瓣唇儿尽数含入口

    中,柔韧的大舌灵巧地顶了进去,只听得小人儿嘤哼一声,却还未转醒。

    邵衡嘴上便多用了几分力气,伸手将她从被窝里捞入怀中,小人儿许是喘不过气来了,才拧着

    秀眉睁开眼睛,直直撞上了男人幽深的双眼。

    许是初惊醒时尚未回过神,小丫头一对眸子如惊慌失措的小鹿一般,水漾间满是怯意与茫然。

    邵衡这才松开灵儿的嘴,看着她娇哼着喘息起来:“小灵儿,还记得我是谁吗?”

    灵儿抬眸看了他一眼,泫然欲泣的娇样:“你是坏人。”

    “哦?”邵衡挑眉,作势又要亲她,吓得小姑娘缩了缩脑袋,“看来我的小灵儿忘记夫君了,

    这可如何是好,嗯?”

    男人的手如同坚硬的铁钳般搂着灵儿的腰身,让她动弹不得,灵儿只能这般依偎在他滚烫的怀

    里。

    “小灵儿,昨夜你可是含着为夫的肉棒不肯松口,喝了不少阳精的,全都忘记了?”

    邵衡哑声替她回忆着,一面将手探进她薄软的寝衣,若有似无地掠过她滑嫩如凝脂般的身子,

    一掌落在那腰眼上轻揉。

    不过是个小处子罢了,他依旧能让她变成个不折不扣的淫娃。

    灵儿只觉身后一麻,被蛊惑似的看着男人烛光下俊毅刚硬的脸颊,娇哼着张口:“将军……”

    邵衡低笑出声,奖励般地吻住那张小嘴,温柔地吮住小舌轻舔:“乖灵儿,看来是想起来了,

    还想不想吃大肉棒?”

    灵儿皱着小眉头想了想,回忆起了那根丑陋的大棒子和它上面浓重的味道,很不给面子地摇摇

    头:“不想了。”

    邵衡听了这话并不生气,反而抵着她的琼鼻笑出声:“也好,昨夜为夫教了你如何用上面的小

    嘴儿伺候男人,今夜该教你些别的。还记得男人何用处吗?”

    问话间,男人已经将她的小手按在了胯间高耸的隆起上,等待着小处子的回答。

    灵儿自然是还记得的,伸出另一只小手掰起了手指头:“灵儿记得,将军用它撒尿,用它喂给

    灵儿的吃,还,还……”

    “还有什么?”

    邵衡惊喜地看着这丫头,阳具已然硬得发疼。

    灵儿怯怯地看了他一眼,才低声说:“还可以插进灵儿下面的小穴穴里……”

    男人朗声大笑:“好乖的小灵儿,为夫今夜就让你瞧瞧我是如何用它撒尿的,等撒完了尿,再

    把它插进灵儿的小穴穴里,让灵儿舒服,好不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