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五条老师一边带孩子一边寻找那个抛弃了他们父子俩的坏女人 - χTfгёё1.còм 分卷阅读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了吗,今天有法国咒术界的人过来。”

    悠仁、惠、野蔷薇一愣,三人面面相觑,最后野蔷薇对两人低语:“咱们过去去偷看吧。”

    咒术学校的待客室很简单,普通的沙发和茶水。夜蛾正道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这位法国咒术界派来的人。几个月前接到对方发来的通知后他一直在等对方的消息,只是实在没想到,最后来到东京的,竟然是一位女士。

    “这次的事有劳夜蛾校长协助了。”一身白衣的女人手中茶杯缓缓放下,轻声道。

    “没问题,我校有非常棒的年轻咒术师和教师,一定能够帮到你们。”夜蛾正道想着这次让谁去帮忙的时候,待客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传了进来。

    “校长,东京府的人来了吗?”

    室内的几人齐齐转过头去,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手中抱着一个小孩儿走进来,伸出手冲几人打招呼。男人胸口的小孩儿睡得正香,口水流在了男人胸前的衣襟上,留下一道湿润的痕迹。

    夜蛾正道额头青筋凸显,五条这家伙,竟然抱着孩子进来了,然而在他开口呵斥前,五条悟嗖得一下从门口窜到了沙发面前,对着面前的女人道:“晴子,你终于想起来看我们父子俩了吗?”

    第四章

    一把明晃晃的长刀驾到了五条悟的脖子上:“不准对晴子大人不敬。”穿着深色制服的少女挡在了白衣女人面前。

    白衣女人手支着脸颊,视线从五条悟冲天而起的银白发丝扫到他胸前抱着的小孩子脸上,眼睛倏忽亮了亮,但又被主人压了下去:“小镜,放下刀,他做不了什么。”

    少女闻言收回刀,默默站到了女人身后,但看着五条悟的眼神明显含着戒备。夜蛾正道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出,实在弄不清状况。不过,作为咒术学校的校长,他要出来打圆场。

    “圣女,这位是我校最强的咒术师,五条悟。悟,这是法国来访的塔罗教圣女,注意分寸。”

    五条悟看着面前的女人,从人黑色长发下被遮挡的耳垂看到人白皙的脖颈:“我们认识。”六眼不可能会认错,所以唯一的可能是面前人在装蒜……或者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

    女人和他视线相对,其实也只是双眼看着他的眼罩,直直的看过来,似乎在审视他。半晌,才慢条斯理的开口:“我不认识这样轻浮无耻的家伙。”

    “晴子竟然这样说我,好伤心呀。”五条悟失落的拍着怀里儿子的小屁屁,一边哄小孩儿睡觉一边控诉眼前女人的言行。

    白衣女人像是看傻瓜一样看着他,然后看向对面的夜蛾正道:“夜蛾校长,贵校的教师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悟,快坐过来。”夜蛾正道感觉自己的头发少得这么快,一定跟五条整天脱线脱不了关系,“圣女,抱歉了,五条老师本人比较随性。”

    五条悟不情不愿的被夜蛾正道按在沙发上,眼睛还在盯着对面的女人不放。

    “这句话我只说一遍,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晴子忽视了那道过分热烈的视线,想着自己的脸应该没那么容易和别人重合才对。可能……面前的男人是个傻瓜吧,刚才好像听夜蛾校长说这个男人是最强的……难道咒术最强的代价是脑残?

    想到这里,晴子有些同情对面的男人了。最强,总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五条悟更不高兴,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家老婆,结果人不仅不认他,还说他轻浮无耻,这简直……太令人伤心了。

    之后的事夜蛾说得很清楚,这次塔罗教来到日本,是来收回一件属于该教的特级咒物。因为不熟悉日本的情况,所以需要咒术学校的帮助。

    夜蛾正道想着,看面前的女人和五条的相性不太好,还是让别人来负责吧。比如靠谱的大人七海建人。但是,被五条极力阻止了。

    “校长,这样重大的事应该让我来,七海最近很忙的,头发比上次我见到他时少了一大把,你是想让他提早秃头吗?”

    夜蛾正道一愣,随即回想起上次见到七海的状况……似乎很疲惫的样子,脸颊都凹陷了进去,头发……大概可能也许少了一些吧。确实,七海长得老成些,头发要是掉光了……画面太美,不能想象。

    于是,塔罗教在日本的负责搭线协助的人变成了五条悟。晴子本想反对,但想到自己此来是来寻求他人帮助的,不好挑三拣四。面前这个男人虽然轻浮无耻了些,但实力据说是最强。他最好关键时候派得上用场,否则……

    “不用担心,晴子,我可是最强的。”似乎是察觉到她的担忧,对面男人笑得一脸灿烂,显示自己很靠谱的样子。

    五条悟说完后,室内静了几秒钟,然后响起了……小孩子的哭闹声。一直趴在他胸前的大福抓着自家爸爸的衣服哭叫着醒了过来。五条忙拍着小孩儿的背哄人:“不哭不哭,大福,爸爸在这里。”

    “……梦见爸爸变成洒瓜了,好渴爬……”小孩儿的声音带着股奶劲儿,还有刚睡醒的懵懂。гοùωēnωù⑨.cοм(rouwenwu9.com)

    “怎么会呢,爸爸可是最聪明的。”五条悟拿出小兔子水杯,给自家儿子喂水。小孩儿两只小短手扒着水杯,喝了好几大口才放开。然后坐在五条悟的手臂上,看着屋里的几人。

    晴子、夜蛾正道、小镜三人六双眼睛齐齐看着五条悟怀里的小孩儿,这不是夜蛾第一次见到五条的儿子,但还是第一次听到五条被自己儿子说是傻瓜。

    晴子看着对面的小男孩儿,真是……太可爱了,超想摸一摸。但是别人家的孩子,不能乱摸吧。这么可爱的孩子竟然有一个无耻的爸爸,实在是……太可惜了。

    “爸爸,这个姐姐好漂亮……”大福指着对面的晴子,小肉脚踩在五条悟的腿上。

    “这个是妈妈哟,不是姐姐,”五条悟抓住儿子要掉下去的腰,看向对面的女人,“晴子,这是你和我的宝贝儿子,看我把他养得白白胖胖的,可爱吧。”

    “来,大福,和妈妈打招呼。”五条悟抓着儿子的小短手挥舞,只是没挥两下,对面的女人就冲到了他的面前,他的衣领被揪住,女人恶狠狠的看着他。

    “再胡说八道砍了你。”晴子瞪着男人的眼罩,对人的无耻程度认知又上升了一个阶层。自己作为塔罗教的圣女,一生不能结婚,更不可能会有孩子。

    现在被个突然冒出来的无耻男人叫老婆就算了,这人竟然说他们还有个儿子……虽然小孩子很可爱,但话是不能乱说的。

    就在她揪着男人的衣领想着该怎样警告人老实点儿时,两只手抓住了她的手。一只是属于男人的宽大手掌,另一只是软软的小短手。

    “晴子,别这么激动,我的衣服要被你拽坏了。”

    “不准欺负爸爸,爸爸很笨的。”

    在两人旁边的夜蛾正道和一旁的小镜都看傻了,夜蛾深深怀疑自己是昨天睡得太晚现在脑子有些晕还没睡醒。

    五条的儿子竟然骂五条笨……等等,好像重点不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