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作对 - 第8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没一会,她感觉自己被人横抱了起来,脸倚在一个结实而温热的胸膛上。随后一阵清风拂面,音乐声也越来越小,像是出了酒吧。

    然后似乎是被放到了车的后座上,一路虽算不上颠簸,但总是在行驶中,让她睡不安宁。

    宋秉文在酒店停车场停好了车,打开车门,看到江澄子还在睡着,又将她拦腰抱了出来。办好入住手续,一路乘电梯,他都抱着她。刷卡开了酒店套房的门,走了进去。

    怀中的人蜷成一团,身量相较于他来说虽娇小,但是那股盛气凌人的劲儿可一点没少。一直扭来扭去,还皱着眉嘟囔着他抱得不舒服,他的肌肉好硬,咯到她了,她要把他辞掉。

    宋秉文停在了玄关处,垂眸看着她,眼底很沉,叫了一声:“江澄子。”

    似乎是听到了,江澄子脸从他的臂弯处转过来正面朝上,眼神毫无聚焦地看着他。

    宋秉文定了定,才继续说道:“你要知道,我是没有义务管你的,所以你要是再给我发酒疯——”

    “啪!”

    话没说完,江澄子手扬了起来,直接给了他下巴处一巴掌,同时止住了他的话。

    余音散播在空气中。

    然后是一阵静谧。

    江澄子浑然不觉什么,看表情反而很满意。

    宋秉文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才抱着她继续往卧室里走。

    “算了。”

    宋秉文将她放到了卧室的床上,给她脱了鞋,拉过被子盖好。

    直起身后,他低头凝视着江澄子的面庞,眸中闪过一丝揣测,忽然问道:“江澄子,你该不会是在装睡吧?”

    他觉得这是她能干出的事。

    江澄子没有反应。面庞静谧,随着呼吸,鼻尖细小的绒毛在颤动,很难得看到她这么安静的时候。

    宋秉文想了想,从床边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揉了几下,然后握在手里,挠了挠她的脖子处。接着又将末端被子掀开一些,挠了几下她的脚底心。

    江澄子始终都没有反应。

    宋秉文将纸团顺手扔进垃圾篓里,走到床头,又扯起她的右眼皮,扒开了一点,看到死鱼眼一样的眼白。

    宋秉文看着她这副样子,不禁轻笑了一声。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太闲了。

    他想到之前跟她说的那句,你要是生活太无聊,可以买两个核桃来盘盘。

    他哑然失笑,重新将她的被子盖好,又从外面客厅拿了一瓶纯净水放到她床头的位置。

    然后拍了拍被子,“我整晚都会在外面,如果不舒服的话,随时叫我。”

    接着开门走了出去。

    ——

    第二天早上,江澄子醒来,眼神逐渐恢复了焦距后,盯着陌生的天花板迷茫了片刻。又扭头左右扫视了一圈,发现自己居然是在酒店。

    而且......

    她看了下被子上的暗花纹路,这不就是她家的酒店么?

    江家是华城酒店业的龙头老大,坐拥这座城市几乎所有的高品质豪华酒店。

    但江澄子因为非常抗拒父母让她进入酒店管理层学习经营,所以硬是没怎么踏足过自家酒店。现在居然不知不觉地在这里睡了一晚。

    她想要挣扎着坐起身,觉得身上有些酸痛。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一个人在烈焰酒吧的卡座里坐着喝酒,正努力回想接下来发生了什么,突然门上响起了敲门声。

    宋秉文的声音传进来:“江澄子,你是不是醒了?”

    宋秉文?

    他来敲她的门做什么?一大早他怎么会在这里?等等,难道昨晚是他带她来酒店的?

    那...她猛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的。

    但是,四肢的酸痛是怎么回事?

    江澄子动了动腿,是有些异样的感觉。

    这种感觉伴随着她的心理作用,越来越强烈。

    内心的某个猜测像一滴墨滴到了池水了,扩散得越来越大。

    宋秉文.....

    她......

    她的腿......

    “出来吃早饭。”

    宋秉文听到她的动静,知道她已经起来了,边说着就打开门。

    刚开了一个一人宽的缝隙,他还没来得及迈步往里走,一个枕头飞似的直奔他脸上过来,伴随着江澄子尖利的嗓门:

    “卧槽,宋阿饼,我说你人生第一只安全套包在我身上,没说是用在我身上!!”

    第5章 婚宴   他是有什么理由不去?

    宋秉文抬手往面前一挡,轻松地接住了抱枕,蹙了下眉:“江澄子,你大早上发什么疯?”

    “你昨晚把我怎么了?”江澄子问完后深吸一口气,一屁股坐下来,盘起腿,一副豁出去的样子,“你说,我扛得住,你照实说。”

    宋秉文看着她,表情难言:“我就是把你从酒吧带回来了而已。”

    江澄子不可置信地抬眼:“真的?你没碰我?”

    “想都别想。”

    “......”

    江澄子回忆了一下又问:“被子是你帮我盖上的?”

    “嗯。”

    “那你怎么没有顺便帮我卸个妆?”

    “......”

    什么叫做得寸进尺,他在江澄子身上已经见识了无数次了。

    宋秉文没有再跟她纠缠,将抱枕往床上一扔,丢下一句:“出来吃早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