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年 - 第1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年》 作者:唐不弃【完结+番外】

    文案:

    他和他的第二十年。

    陈景明强行困住郝春,俯身,哑着嗓子求他。“阿春,我要的……是你和我的一辈子。”

    *

    这世上有一见钟情,也有日久生情。

    七月十五日,乍晴。

    郝春被人强押去民政局领证,却在门口意外撞见了陈景明。

    藏在破牛仔裤内的手指猛地痉挛,耳边口哨声突兀响起……

    哨音尖利,二十年往事汹汹。

    15岁:“陈景明,你就该高高在上!你是老子心里头最亮的那颗北极星!”

    25岁:“陈景明你也有今天!”

    35岁:“结婚证拿来,我这次保证不撕(个屁)。”

    ——郝春

    #你是我年少时冒着傻气的喜欢。

    也是我三十五岁时,最后一次心动。#

    **

    提醒:

    △1v1 HE 双c,架空,同性可婚。

    △受有病(字面意思的病),攻为了保护受会黑化。不好这口的,慎入!

    △人物三观不代表作者。以及,不要相信任何人物说的话,他们都是住在深渊底的人。

    cp:依然腹黑高冷攻(陈景明)x 依然c天r地皮皮受(郝春)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郝春,陈景明 ┃ 配角:┃ 其它:晋江独家,谢绝转载

    一句话简介:爱入膏肓,再不留余力。

    立意:山河如昨、星河滚烫。誓用你予我的暖意,燃尽人生中一切黑暗。

    ☆、01

    乍见之欢,不如百看不厌。

    陈景明如是说。

    当时他正缓缓咽下一口龙舌兰。吞咽的动作牵引薄唇,酒吧浑浊的空气里呼吸艰难,或深或浅,恰应和着对面郝春紊乱的心绪。

    他们拥抱。

    他们接吻。

    桃花在他们年轻的眼底绽放,夭夭灼灼。

    ——满目星河,皆是你。

    01

    深夜十二点。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人,一米八五,短头发,爱穿白衬衫和大号的T恤。他叫陈景明。你见过他没?”郝春问对面那个私家侦探。

    “没有,我根据你给的资料,搜遍了资料库,都没有你要找的这个陈景明。”私家侦探笑了,隐含生意不成买卖在的精打细算。他有着挺拔的鼻和料峭的眉,虽然五官算不得精致,却勉强算得上是一位好看的男人。郝春挑选男友的标准很高,眼前这位,勉强算得上是中等吧。

    两个“勉强算得上”,已经拉开了他与陈景明的距离。

    陈景明是郝春的前男友,也是他多年来一直未曾来得及忘却的初恋。

    然而,过了今夜,一切就都结束了。

    *

    “怎么想起来冀北城找人?”私家侦探开始没话找话,试图借起身的空挡,凑到他身边坐下。

    郝春略皱眉,挑动两条浓眉看定了他。“你知道冀北城哪家酒吧里歌手唱歌最好听?”

    “就是我带你来的这家啊!”私家侦探笑着说道。

    郝春转头看舞台上那个穿着人字拖的歌手,听一首首款款深情的民谣从他嘴巴里吐出来。歌手很年轻,声音算不得沧桑,远没有陈景明动听。却在发出类似于“皮”这样的爆破音时,双唇薄凉,发音颇显得有些流氓。

    带点一本正经的禁欲气息。

    这点很像陈景明。

    郝春意兴阑珊地逗留了一个多小时,手指拨动键盘,划给私家侦探一笔费用,然后离开酒吧。在夜色深沉处,郝春拒绝了私家侦探的提议,独自上了计程车。

    车行五分钟,郝春下了车,回头看看,那个私家侦探早已淹没在三三两两的夜归人中。兴许他压根没回头看过他的背影。这点不像陈景明。

    陈景明。噩梦一般的陈景明。

    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待他如同陈景明。

    郝春叹了口气,沿着古城孤独的石子路独自走回酒吧街。这两年来,他几乎重新走遍了当年与陈景明一同走过的所有路。直到他再不奢望爱情。

    耳边传来一阵阵酒酣耳热的搭讪声,皮肤在酒精刺激下早已微微泛红,又被夜风吹凉。他不知道来回走到第几遍,终于听见了一个很沙哑的声音,低沉而缠绵地反复歌唱“长长的街道,被狗吃掉的青春”。

    郝春一个激灵,迅速推开面前那扇刷了朱红色漆的门。

    吱呀一声。

    宛若推开了一道早已被时光封存的世界之光。

    一束莹莹的光照在那个歌手所在的位置。歌手侧面对着他,低着头,只见到漆黑如水草的发,笨拙粗短的五指按在吉他弦上,影子落在舞台,格外凄清。

    郝春像是被蛊惑了一般,抬手看了下左腕,凌晨两点半。

    他静静靠在门边最昏暗的角落,痴痴地听完整首歌,有泪滑落。光.裸的手臂抬起,又放下,背后一只怒放的蝴蝶攀升上后颈。是年少时他与陈景明爱的见证。一只永不消磨的蝴蝶,以刺青的形式纪念。

    02

    “来杯水吧,你今晚喝的太多了。”歌手走下台以后,脸庞晶莹而俊秀,常年浸泡于各色小0之间的老辣扑鼻而来。

    一件外套披在他身上,掩盖了裸背上巨大张扬的刺青。

    郝春抬头,瞥了他一眼,又一眼,最后眼底含着水光笑了笑。“你唱的很好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