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鲸【亲姐弟】 - ⒫ǒ㍪ǒЯℊ 14.过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江夏习惯了一直以来都是自己把控事情的发展节奏,她从来都没料到自己爪牙下的猎物也会有反扑的那一天。

    其实也不是没有过,除夕夜的时候,江浔就做过。

    泳池再见的时候,江浔也短暂失控过。

    但那些多多少少都有诱因,缺乏冷静时,再软弱的兔子也会咬人。

    今天不是。

    今天的她不过在一切偃旗息鼓的末了问出了一句不痛不痒的疑惑,她看得出弟弟虽然投入却并没有精虫上脑——也正是因为他没有,她才会下意识有了疑问。

    网上有句糟糕的话说,“世界上最硬的东西除了钻石,就是男高中生的……”反正就是那什么。可自己这个男女情事初出茅庐的弟弟,连初吻都是她的,到目前为止却从来没有真正冲动过。江夏也知道,江浔自由散漫的外在都是他表现的伪装,私下里的江浔就是个纯情弟弟,但七情六欲是人的天性吧,连她都逃不脱,他就没有任何想要“犯错”的念头吗?

    今天的他也一如既往,例行公事般问她“可以了吗”。

    温驯,单纯,不惹事。

    她也没想过在自己那句自言自语的疑问过后,江浔的手指会钻过她衣服的缝隙,毫无遮蔽地按在她的乳尖上。

    今天不是。

    今天的他很冷静,清湛的眼神直勾勾看着她,那里没有被惹怒的不甘心,也没有被情欲蒙蔽的煽动,好像他做出这件事的想法早就在脑海里酝酿过千百次,而这一次不过是把它付诸实践罢了,在出手之前他还礼貌地问了她——ωìи10Cìτγ.Cǒм(win10city.com)

    我能伸进去吗?不再隔着衣服?

    脑海里千丝万缕的想法被乳头上食指的拨弄搅乱,江夏忍不住呻吟了声,这感觉和以前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树荫下很凉快,江浔拿过雪糕的包装,大概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他的手指末梢,有一丝冰凉感。

    冰冰凉凉的指尖按压上她的乳头,把感官的体验提升到了极致——那里还很软,少年指腹上细小的纹路和乳头上皮肤相抵,酥麻的电流霎时间就游走遍了四肢百骸的毛孔。

    “……姐姐?”

    头顶,他抵着她的额际轻声问。

    “你,拿出来。”

    他的手指又动了,指尖戳着乳头按下去,还绕着打圈。

    酥麻感开始像涟漪一圈圈泛滥。

    就算没有脱掉衣服,她的大脑自动脑补了乳头被弟弟玩弄的画面,那圈绕得她头晕目眩,感觉身处在一片茫然的白光里。

    “你拿出来……江浔……”她抿唇把头偏进了里侧,不想让江浔看到自己现在软弱的表情,声音咕哝成一团浆糊,勉强才能听清,“拿出来。”

    他停下了动作,但并没有收手。

    “难受么?”他问。

    江夏睁开眼,入目的是江浔肩膀迷彩服的花纹,她小声说:“嗯。”

    他又问:“哪种难受?”

    “你……管我。”

    她听见他笑了。

    “不是真的难受就好了。”他好像舒了口气,“我怕你不喜欢。”

    她太能逃了。

    一旦觉得不对劲就逃,一逃就是一年半载。

    江夏顿了顿,心想他凭什么就判定她不是真的难受,不是不喜欢?可是反驳的话塞在喉咙里,她却一句也说不出来。甚至随着江浔的手指抽出她胸口,她体会到了巨大的落差感。

    这种感觉让她更不喜欢。

    “其实我也很难受,姐姐。”江浔的声音干干净净地,听不出半点难受的意味,手指在她衣襟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拨弄。

    “你难受什么?”

    “你说呢?”

    “……可你一点都看不出来。”

    “因为,你一直都没在看我。”

    这句话让江夏愣住了。

    她当然有看他啊,她又不是瞎子,江浔一个大活人摆在她面前,她还能选择性无视吗?

    可是……

    又好像说中了。

    似乎……她从始至终在乎的都是自己的感受。

    江夏仰起脸,恰好撞进江浔的视线,少年不自在地撇开目光,只给她看侧脸光洁的下颔,和微红的耳根。

    “你让我看你。”江夏强调。

    “不是现在。”江浔轻咳了声,严肃指正:“反正不是现在。”

    真的是,又怂又凶。

    其实也不是一定要通过眼睛才能知道一件事的真相,江夏想,于是手上的动作很自然地落了下来,停在了他两腿中间。

    江浔瞬时回过头,“姐姐!”

    “嘘。”江夏得到了答案,飞快收回手:“好吧,没骗我。”正说着,只感觉胸口闷热不见,她低头,发现胸前的扣子被解开了,露出内里白色的抹胸。

    都是他刚才的小动作。

    身后两百米左右是宿舍,此刻人声慢慢静下来,马上要到大家的午休时分,一旦到点就不可以在外头闲逛。

    可是他们俩谁也没有动,就这么一直等到了午休哨响。

    “不怕被查房吗?”江浔问。

    江夏摇摇头,“我们那不严,你呢?”

    “我说去医务室上药了。”他过几日有比赛,所以腿伤是重中之重。

    两个人四目相对,一阵缄默。

    江夏抬手想系上扣子,又停顿了片刻:“你刚才想干嘛?”

    江浔握拳抵住了唇:“看看。”

    “……你疯了?”

    “你自己说我都是点到为止。”小男生硬气起来。

    宿舍后山和宿舍隔着一段距离,古树遮天蔽日,能挡住几个他们都不止,又是午休时间,大概算是整个军训基地最人迹罕至的地方了。

    分析完两人所在的环境,江夏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难不成还想陪着他发疯?

    “好了,我不说了。”江夏抹掉前一秒的想法,摸了摸他的头发,口头安慰,“又不是说你不行,没必要为这种事赌气。”

    江浔反而感觉受到了挑衅,按住她顺毛的手,拉到了脸颊边,又像之前那样压下声来,“我不是赌气。”

    没有等到江夏开口问,江浔凑近:“我是……真的想看看。”

    江夏目光定了定:“想也不行。”

    “姐姐。”在江夏以为他打算求她的时候,他却哑着声反问:“那你……为什么不系上扣子?”

    为什么?

    这个问题把江夏也问住了。

    可能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下意识里期待的,是另一种结果,身体比她的想法诚实。

    “姐姐。”

    他附在她耳边呼吸,声音都是低语。

    手指开始攀着抹胸的边沿往下拨,指尖触及她的肌肤,一阵鸡皮疙瘩的痒随之而来。

    江夏没有阻止,取而代之的是突然问:“你会想和你的女同学这样吗?”

    指尖停顿。

    “不知道。”

    江夏的思绪也跟着停顿。

    “因为我没想过。”江浔的唇贴着她的耳廓缓慢摩蹭:“我就想过你。”

    “……”朵上的酥麻甚至比胸前更甚,江夏难耐得弓起了腰,躲避江浔嘴唇的碰触。

    江浔:“我觉得我不正常了。”

    江夏发出轻哼,却还是极力维持镇定,想转移注意力:“怎么不正常了?”

    “我……”那个说着想“看看”的江浔,并没有第一时间继续手头上的动作,反而很认真地思考起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我是说如果,每一次意淫的对象都是自己亲姐姐,这种人正常吗?”

    江夏转过头看他的眼睛。

    “姐姐意淫过我吗?”

    被这么一双眼盯着质问,她果不其然卡壳。

    “一次也没有吗?”

    江夏抿了抿唇,眼神低下来,“意淫……也不算喜欢吧?”男生可以对着杂志女模,对着AV女优,对着街上任何一个美女意淫,这并不是多么独一无二的待遇。

    江浔叹了口气。

    “是不算。”他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明明有那么多人可以选啊。”

    江夏皱眉:“等一下,那么多人是谁?”

    “那姐姐意淫的是谁?”

    “我没……”

    “卢景州吗?”

    江夏被他这突如其来的打断惊住了,她怎么也没想过这叁个字会从弟弟口中说出来。

    “你每次听到这名字就是这样。”江浔移开了目光,“每次都是,以为我会看不出来么?我怎么说也跟你一起生活了十六年。”

    “我是你弟弟。”

    夏蝉在树梢间鸣叫不息,嘈杂的声响仿佛两人此刻波动的情绪。

    “没有他。”

    江浔的目光重新回到她身上。

    江夏并不像在说谎,事实上她也确实没说谎。

    作为少女的暗恋对象,是一种模模糊糊,高高在上,不可触摸的存在,她可以想象他笑容,声音,行止,却独独不敢亵渎到把他放在人类最正常的性爱本能里,那不符合她暗恋的美好意象。

    “是你。”说完这两个字,连一贯从容不迫的江夏都觉得脸颊燥热起来。

    ——她是真的想过江浔。

    还要问原因吗?原因不是显而易见吗?

    他们做了那么多有的没的,还不能想了?

    听到答案的江浔蓦地笑了。

    他笑的那一瞬间,江夏真真切切感受到阳光扑面而来,明朗、耀眼,和恰到好处的温柔。

    明明,不是什么正经问题。

    他到底在想什么呢。

    竟然因为她一个答案就能这么愉悦。

    也是这么一瞬间,江夏觉得如果她犯错的对象是江浔的话,也没什么所谓吧。

    只要这个世界不知道,姐弟之间越过那么一点界限,也没什么所谓吧。

    “我要回去了。”因为自己危险的想法,江夏重新拉上衣襟。

    “好。”

    江夏想起身的动作慢了半拍,狐疑地回头:“就这样?”

    江浔:“回去小心。”

    他真的没有半点的遗憾,眼角都仿佛噙着笑,乖乖坐在原地抻开长腿,像只伸了懒腰餍足的猫。

    “唉。”江夏终于还是抵抗不了,勾起他的下巴就吻上去。

    江浔睁着眼,一如既往被动地被姐姐吻着,耳边的蝉叫声充斥了两人的世界,仿佛这个夏天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安安静静地阖上眼,张口含住她的唇,一口一口反攻吞噬,品尝她的味道。

    姐姐的味道。

    “唔。”接吻的间隙,她发觉胸前的衣襟再度被拉开,才停下来按住江浔作乱的手。

    江浔翻了个身,压在她身前,一遍遍调整呼吸。

    “不死心。”江夏说他。

    少年也不说话,就低着头,乖巧地拨弄她抹胸的边角。

    “江浔。”江夏感觉自己像是被无声指控了。

    他抬眼,眼中清清亮亮的,在笑。

    江夏蹙眉又警告了声:“江浔。”

    “姐姐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却不行。”语气里是掩饰不去的失落,“我懂了。”

    “……”他懂什么?她就是看不得他这样子。

    江夏环顾左右,好半晌,默默松开了他的手,连头也撇开来,避开与弟弟目光的对视。

    “就一次。”

    余光能察觉到面前人僵直了半秒。

    江夏索性闭上眼,联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有一丝焦躁。

    失去视觉依托,其他感官愈发灵敏,她听见江浔几不可察地叫她姐姐,也闻得到他口中的橙子雪糕味道,像是为了缓解她的不安,他一遍遍吻她的唇,最后指腹,勾进了抹胸上沿。

    不得不说抹胸给他提供了极大的方便,随着他的指头一勾,拉下了她胸前的那块布料,一对不怎么大的乳房跟着跳出来,水滴似地悬在迷彩服内衬后,乳头因为他之前的玩弄挺立,颤巍巍地被略显粗糙的布料摩擦。

    江夏并没有杂志里那些女模不可盈握的傲人胸脯,但是她的胸型很好看,自然挺立的曲线,乳房下缘饱满,乳头是薄晕的淡粉色。她闭着眼靠在树干上,迷彩服微敞,双乳若隐若现的样子,更让人联想到林间不着寸缕走出来的木精灵。

    “好了吗?”她依然紧闭双眸,局促地挡住胸口的春光,只是看看的话,这样应该够了。

    姐姐给自己弟弟看胸什么的,这种过火的事,怎么也应该够了。

    她感觉到江浔把她的手腕拉开,抵在树干上,整个人贴上来伏在她耳畔,深吸了一口气。

    “好像……”他说,“只是看看不够。”

    江夏睁开眼,其实这个结果她也早就料想得到,但她没有接他的话,只是问他:“好看么?”

    “嗯。”他顿了下,觉得可能这个形容不够,“很漂亮。”

    赞誉给得很受用,江夏抬手摸了摸弟弟后脑勺上的发:“不可以太过火,再一会儿我就回去了。”

    这句话给的很微妙,到底是对他之前行为的警告,还是对他之后行为的提醒,全要靠个人领悟,但她说“再一会儿就回去了”,像是对此刻情况的默许,没说同意也没说不行。

    两人还是紧贴着,江浔的双手试探地摸进衣服里,感觉到姐姐一瞬的紧绷。

    手心托着饱满的乳肉,终于还是缓缓覆盖上去肆意揉捏。

    刚好是能被两只手罩住的大小,绵绵软软随着江浔的蹂躏变换着形状。

    “嗯……”

    江夏的鼻音哼了哼,即便有蝉鸣掩饰,她也不敢真的这里叫出声来,只能压抑着快感咬牙。

    可比起掌心的丰富手感,明显姐姐的声音和神情更吸引江浔,在性事上无师自通的少年,不知不觉换了个手势,捏住了已经挺立硬实的乳头。

    “不行……”

    像是被人抓住了弱点,江夏抬手推他,下一秒他的两指开始夹着脆弱的乳头左右搓揉,时不时往外揪弄,掌心还同时握住软糯的乳房打着圈。

    一阵阵过电的快感自胸前蔓延开,江夏整个身子都弓起来,抬起下巴断断续续喘息,而江浔则认真地看着她的表情,以一种屏息凝神的虔诚姿态。

    “姐姐。”他亲吻她微喘的唇瓣,小声唤:“姐姐……”

    手上的动作没有放过她,甚至揉捏乳尖时还加了几分力道,带了点刺痛的快感。

    江夏的余光从亲吻的余韵里下看,事实上的景象并没有那么香艳,因为迷彩服还安分地穿在身上,挡住了所有外界窥视的可能,但衣服随着江浔揉胸的动作隆起,也跟着他手上的节奏耸动,只有他们两人才知道外套之下,血脉相通的姐弟二人,正在体验不被容许的,肌肤相亲的堕落情欲。

    她想起春梦里,江浔也是这样一遍遍叫着她,一遍遍把自己往她体内送去。她也一直以为这会永远是她幻想里的小秘密,却没想到真的有那么一天,她让自己的弟弟,打破了自己设下的规矩。

    迷惘之间,她只觉得胸前一凉,有湿湿滑滑的东西取代了他的手指,裹上来。

    江夏睁大眼,这才发现他不知何时已经伏到了她胸前,含住了她的奶尖。

    舌头湿润地裹着顶端打转,就好像体内有无数静电被一个开关释放,全都叫嚣着想要从她身体里挣脱出来,江夏那一瞬间抑制不住战栗,感觉所有力气都被抽走。

    “江浔!”江夏这才是真的慌了,手忙脚乱地想推开他的脑袋,却被他紧紧握住了手,那湿滑的舌头抵着她硬挺的乳头,上下左右,一遍遍舔舐它的味道,像是品尝弹性十足的布丁。

    江浔在……吃她的……?

    意识到自己的乳肉被含进了弟弟的嘴里,江夏刚才开始就已经湿滑的小穴,有液体终于不受控制地一股股泛滥成灾。

    她的手插进他的发间,身子绷直成了一根弦:“停……嗯。”

    江浔停下舌尖拨弄的动作,又忍不住轻声嘬了一口湿淋淋的奶头,才抬眼问道:“不舒服么?”

    江夏看向他,他的问题是认真的。

    少年的脸靠着被他玩弄晶亮的乳尖,扬起下巴自下而上望着她提问,江夏想起“纯欲”这个词,一直以来不知道应该放在什么样的面孔上,没想到第一个契合的,却是自己的弟弟。

    “过火了。”江夏薄愠。

    “所以,不舒服?”江浔没有理会她的指责,反而继续追问,可是这一次嘴角却漾着笑意。

    江夏当然没有正面回答他,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回答他舒服,该死的舒服极了,舒服到现在她身下还不住地一点点淌着淫液,浸湿了她的底裤。

    没有得到回应的江浔又仔细思考了半晌,像是在用心回忆自己看过的所有知识点,就这么张着一双澄澈的眸子望着她,从薄唇间探出舌尖,当着她的面从下往上舔了一遍。

    他在,讨好她。

    从乳晕开始,软软的舌贴着乳头,慢悠悠舔舐到了乳尖,仿佛幼兽顺毛,一步步捋到顶端,连着乳尖也被拔高,瘫软。

    近距离目睹如此情色的画面,是从身到心最直接的刺激。

    在她以为这就是极致的时候,江浔低下头,再一次含住了她的一边的奶子。

    下一秒力道倏地转变为吸吮。

    一声呻吟终于控制不住地从她口中溢出,江夏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原本扶住他后脑的手抱住他的头进退不得——好像真有什么要从乳尖被他吮吸出来,快感如同浪潮一波波拍打在江夏身体里,是酥麻爆炸开成万千的电流钻进每一根神经末梢,麻痹到了每个毛孔都紧缩起来。

    午后静谧的时光,两个身影坐在树下彼此偎贴,少年半跪着身埋首在姐姐胸口的衣物间,变换着角度上下含吮她裸裎的乳房,远远看来宛若一幅岁月静好的哺乳画,谁又能想到少女只是咬着唇,一次次弓身承受由自己血缘至亲带来的禁忌情欲。

    他们这样……不可以。

    心里了然,江夏却偏过头,放空了目光望向更远处的山林。

    做都做了,五分钟还是十分钟,又有什么关系?

    她喜欢被动接受的江浔,也一样喜欢现在主动占有的江浔,不管是哪一面,她都不讨厌。

    爸妈要是知道她把那个慵懒散漫的弟弟调教成这样,会怎么想?如果真的被发现的话,先被暴打一顿的,大概是他吧?——江夏在这一刻竟然还有分心去幸灾乐祸的余暇。

    因为她不想太专注于眼前的快乐,那不该属于他们,她知道自己比江浔更糟糕,一旦上了瘾,就真的再也戒不掉。

    唔,湿得,太厉害了。

    她垂首望向胸前,乳首隐没在江浔的口中,吞吞吐吐间快感反复。

    直到把一对奶子都含得微微红肿,江浔才在喘息间抬起头,攀上她的身躯去亲她的唇。

    “姐姐。”少年的声线染上喑哑的磁,修长的手指拨了拨她泛红的乳尖,像是知道自己做得有些过火,小声低语:“……对不起。”

    “说了不能过火。”江夏其实并没有觉得他对不起自己,享受也享受到了,毕竟她才是被讨好的那个,但还是作势说:“没有下次了。”

    “别生气。”江浔以为她真的不高兴,近在咫尺的目光紧锁着她不放,“好不好?”

    江夏快被弟弟这副委屈模样给破功了。

    “哦,那你跟我保证,下次不乱来?”江夏整好衣服,开始慢条斯理地扣扣子。

    他打量着她的表情,像是察觉到什么。

    “下次……”

    江浔突然俯下身。

    吻住她的唇。

    “下次——”

    唇舌交缠了许久,像是要把最后一分钟也榨干,江浔才放开她,额抵上她的额,轻声喘息。

    “我想要和姐姐做爱。”

    ————————————————————————————

    免广告app下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