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霸王树[仙侠gb] - ⒭ǒцωènnρ.cLцⓑ 130.云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炎呆呆看她一会儿,挥袖。

    云烟凝成宝镜。

    前尘往事于镜中悉数奔来。

    千年前。

    灵杉火中飞升,小二黑上下求索不得。

    数月后,后颈逆鳞生大包。

    龙之逆鳞,触之即怒,拔之将死。如此重要的地方生出大包,他却没有丝毫感觉,仍旧在天地间游曳,想要寻找那抹刻入神魂的绿。

    后来大包脱落,他失去逆鳞,却也没死。

    再后来,大包落地成卵,其中隐隐有灵杉的气息。他悉心照料,未婚先育,为让龙蛋顺利孵化,杀入无相山,取了全门师兄弟的精血骨肉哺育。如此千年过去,龙蛋孵化,得一子,取名澈。

    龙澈非妖。

    因其母灵杉仙子的血脉,能沟通天地,亦知晓四海八荒之事。

    小二黑给自己取名青炎,不断扩张无相门势力,打探飞升法门,还将幼子送入人间做了帝王。世世代代的帝王都是龙澈,他生自己,养自己,然后再让“垂垂老矣”的自己死去,灵魂不断流转,却从不进入轮回。

    父子两,一个主宰仙界,一个统治人间。

    纲常、伦理悉数打乱。

    他们所求,不过是再见灵杉仙子一面。

    然,仙凡有别。

    界不通界。

    一日,青炎在无相山主峰痛哭,神泉边上的茶树忽作人声,幽幽道:“我可助你寻她,不过,代价是你父子的神魂和躯体。”

    青炎应了。

    亦有要求。

    “我要同她做夫妻,哪怕只有一日都好……我要她记得我,我要她爱过我。”

    “你何苦要一棵树有心?”

    “天生我有心,又为何造她无心?我不服。”

    “她若有心,也非为你有心。”茶树缓道:“她若有情,也非独钟情于你……如此,你还肯舍身破天吗?”

    青炎狂笑。

    四周风云忽变。

    “有何不可?我既敢爱她,怎会怕她不爱我?”

    茶树长叹一息。

    碧绿的叶随着清风拍出阵阵涛声。

    “我等今日久矣,却不免为你叹气。她是我之造物……你是她之造物……虽都是我的计划……罢了,待事成之时,送你和她一段尘缘吧,或许从人做起,她亦能识得酸甜苦辣。”

    因果循环。

    到处是孽。

    前尘往事,是烟,是云,却非过眼烟云。

    ***

    “澈儿是你与我的儿子。”青炎握住她的手笑,“你不肯认他,他还是你的儿子。”

    他们有过夫妻之实。

    龙澈虽非娘胎出来,但容貌、术法皆和二人有渊源。

    “父亲!”龙澈气急败坏。为何要对那女人低叁下四?

    “我想同你永永远远,但是茶树说得对,你若有心、有情,也不会独给我们父子。”黑皮龙笑着,眉间似蕴着万重迷雾,忽而迷雾散开、豁然开朗。他直起身,一身轻松地看向二人身后静静守候的透明人影,“接你的人终究还是来了,师父,待你醒了,还会记得宝宝吗?”

    灵杉沉默。

    自重塑灵脉以后,她的梦越来越多。

    对了。

    她飞升了。

    然后又从天界下来,清理门派。

    哦,天界怎样了?

    她循着青炎的目光看向身后,透明人影渐渐显出实体。

    桃花眼的男人复杂看她,许久,吐出一口浊气,“灵杉,该醒了,天界众人还在等你。”

    就在方才。

    清风上君终于想起自己是清风。

    天塌之后,一切大乱,天道说一切的源头是她。而灵杉却陷入沉睡,就连鸣泉上君都无法唤醒。他自告奋勇分出一缕清风,进入她的识海,却被一团浑浊的漩涡撕裂,而后在这梦中世界浮浮沉沉,忘记了自己哪来的,要到哪去。

    青炎放开她的手。

    站到龙澈身旁。

    两人之间似生出无法跨越的鸿沟。

    男人抚摸儿子乌黑的发,“小屁崽子,成天问我你娘长什么样,如今见了,怎成缩头乌龟?没出息。”

    龙澈瞪着眼睛,直冒粗气。

    许久,见天地骤变,四周的一切都在渐渐消失,于是拉住青炎的手仰头问道:“父亲,我们是不是要消失了?”

    “嗯。”

    “那……她呢?”

    青炎不语。

    “我们能不能不消失?”

    青炎依旧不语。

    “我还想好好教训她呢!为什么要抛弃我们父子?那个恶毒的女人!”

    青炎只是抚摸少年的头,用一种淡淡的看不透的目光。

    龙澈死咬嘴唇,许久朝灵杉伸出手,撕心裂肺道:“娘!”

    灵杉往前半步。

    而后周身迷雾散去,鸣泉上君憔悴的脸映入眼帘,“乖崽,吓死爹了,你终于醒了!”

    灵杉呐呐张口。

    不过黄粱一梦,却有无限思绪涌入。她起身,瞧着遮天蔽日的树叶和无处不在的藤蔓,按了按头,“树,长得好大。”

    鸣泉苦笑。

    欲言又止。

    外间传来脚步声。

    衣衫褴褛的少年赤脚进来,脖颈、手腕、脚踝……到处都是铁链积年的压痕。他瞧见她,笑起来,眉眼很是亲切。

    “……茶树。”

    “灵杉。”

    少年挤开鸣泉,坐到床榻和她贴了贴面。

    “好想见你,我的小树。”

    “你自由了。”

    “我自由了!”少年大笑,神情舒逸,虽是少年模样却有几分难言的威严,“辛苦你了。”

    “我在梦中见不到你。青炎……小二黑说你死了,他重新栽了一棵。”

    “我重回天界,下界的身体自然不见了。”茶树少年抚摸她的脸,目光沉沉如雾霭,“醒了就好。”

    不多时,另一个人进来。

    灵杉看着他。

    他也看着灵杉。

    “封寒。”

    “不,我是霜雪上君。”面目清冷的仙君随身携带一把冰做的宝剑,他在门边远远看着她,就像看一个跟自己不相关的人。

    人有两种。

    一种看清前世今生,仍旧执迷不悟。

    还有一种阅遍因果,不喜不怒。

    封寒……霜雪上君就是后者,或者说,不得不做后者。

    “好绿!”灵杉看着丛林似的宫殿,又说了一句,“好绿。”

    茶树少年笑起来。⒳Tfяêê⒈Ⅽǒм(xtfree1.com)

    其实不该叫他茶树,应该叫木元素天君。

    原本的五位元素天君是金木水火土,而非如今的金风水火土。曾经的天界也并非光秃秃的,而是像如今这般,到处长满树木。

    而这一切的一切,要从很久以前的诛仙大战讲起。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