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凉人间 - 第94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陈帆:“???”

    真是躺着也中枪。

    他赶紧爬起来请罪:“爸,我错了。您想要啥跟我说,我马上去买。”

    梁池躺在阳台的躺椅上晒太阳,闻言淡淡道:“他啊,想要个儿媳妇,大孙子,你给买回来?”

    梁池不提还好,一提温庭礼更来气了:“对,你都三十好几的人了,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他年轻的时候很讨厌那些催婚的长辈,本以为自己绝不会催自己孩子的,可是……年纪大了就是想抱孙子,忍不住啊!

    “你表弟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你想让我们两个老头子等到什么时候?是不是要等到我俩闭眼,就没人管你了?”

    温庭礼说的表弟是梁彤的儿子,那小子高中开始恋爱,大学还没毕业就领证了,刚一毕业媳妇儿就怀孕了,速度简直了,根本没用长辈催一下。

    如果说陈帆是单身主义者或者不婚族什么的,温庭礼和梁池也会尊重他的意愿,但他明明不是,他有一个谈了好几年的女朋友,人家女方也一直催他结婚,可他就是不愿意,这不是渣男吗?

    温庭礼叹了口气:“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陈帆嘴角抽搐,信口胡扯:“哦,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四十岁之前不宜结婚。”

    温庭礼面无表情,目光在房间内扫视一圈,拿起墙角的笤帚作势要揍他。

    “哎?哎!爸,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陈帆一边躲一边后退,最后不幸被轰出了家门。

    梁池望着这父子二人的互动,忍俊不禁:“你觉不觉得这很像当年你第一次带我回家,你被咱妈拿着笤帚追着打的场景?”

    温庭礼一愣,回想起当年的事情,也不由得笑了,他叹了口气:“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他说着过来把梁池搀起来往卧室走:“腿又疼了吧?今天的药吃了吗?”

    前段时间梁池上楼梯时摔了一跤,到底是老了,几层台阶而已,居然摔成了骨裂。不过不太严重,所以采用的是贴膏药以及吃药的保守治疗方法。

    他自己倒是没在意,可温庭礼却忍不住心酸,他看着梁池那双干干巴巴布满皱眉的手,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曾经在他眼中无所不能的梁哥,终究是老了。

    “吃过了,放心。”梁池拍了拍温庭礼的手道,“不回卧室,我们去外面走走吧。”

    “可是你的腿……”温庭礼皱眉,“医生让你多休息。”

    “就去楼下转转,又不走远,没关系的。”

    温庭礼拗不过他,搀着他下了楼。

    这么多年过去,小区大门旁边,雷打不动地依旧有一群人跳广场舞,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广场舞变地越来越难。

    温庭礼啧啧两声:“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感叹过,等老了可怎么办,毕竟广场舞那么难,我学不会啊,没想到一语成谶。”

    梁池觉得好笑,不过广场舞什么的,他也不感兴趣。

    最后二人还是去凉亭下找别的老头儿下棋去了。

    原本是梁池单方面碾压那个老头儿,对方输得横鼻子竖眼睛的,各种不服。

    直到温庭礼代替梁池上阵,于是被对方杀了个片甲不留——这么多年了,温庭礼的棋艺一点也没进步。

    他尴尬地摸摸鼻子,那个老头儿却高兴了,还送了他俩几条刚从河边钓回来的小金鱼。

    温庭礼还特地去买了鱼缸,结果第二天,小金鱼就进了猫主子的肚子。

    温庭礼欲哭无泪,又去买了几条小鱼,这回他学聪明了,给鱼缸上盖了盖子,只余几个孔透气。

    结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猫主子直接将鱼缸推倒在了地上,摔得粉碎,然后叼起在地上扑腾的鱼吞下肚去。

    温庭礼:“……”

    梁池不给面子地在一旁哈哈大笑。

    “怎么年纪越大还越傻了?猫和鱼天生不能共存的道理都不知道了?”梁池无奈道。

    “那你不早提醒我?”温庭礼咬牙。

    “提醒你了不就看不到这么有意思的场面了吗?”梁池理所当然道。

    温庭礼:“……”

    平淡又琐碎,时而鸡飞狗跳打孩子,时而温馨浪漫看夕阳的老年生活仍在继续着。

    二人都希望这种时光能再久一些,不过就算不会有很久了,也没关系。

    他们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毕竟这一生,已经足够幸福了,难道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了!感谢一路陪伴的小可爱们!爱你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