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 - zρò18.còM 分卷阅读110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77

    女人从地上跳起,尖利的指甲在空中带起凌厉的风,直接扑向祁昊天。

    祁昊天敏捷的身体微微一偏,脑后瞬间窜起一股凉气。

    “昊哥哥!”周敏惊呼,想要上前,却被项杰明死死拉住。

    千钧一发之际,祁昊天冷眼微眯,嘴角凉薄的笑意变成讥讽,祁昊天身体弯曲成一个不可能的角度,后脑几乎是擦着巨斧锋利的刀锋而过。

    那斧头上浓郁的血腥味,直钻鼻腔,令人泛恶。

    旋身站立,祁昊天看着2号男人偷袭不成,又想上前,却被原本应该扑向祁昊天的3号女人解了胡。

    此时2号男人才发现,他现在正站在原本祁昊天该站的位置,而3号要攻击的所有手段,此时被迫成为了自己要接受的攻击。

    好一招,借刀杀人。

    疯子原本就没有理智和辨别能力,更何况此时彻底发狂的3号,可以说已经杀红了眼,在她眼中,杀戮成了泄愤的本能,无目的性的攻击,只要是男人,她都要杀。

    而被3号缠着的2号,此时分身无暇。

    祁昊天退到项杰明和周敏身边,周敏立马抓住祁昊天的衣袖,那刚刚窒息般的恐惧才如潮水般勇退,可身体还是本能的颤抖着,“昊哥哥····昊哥哥····”

    祁昊天看着身边吓得脸色惨白,眼底依旧惊恐一片的女人,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能轻轻的拍了拍的她的头,“我还没杀了你,是不会死在你前面的。”

    周敏扑进祁昊天怀里,明明那句话听起来让人恐惧,但此时对于周敏来说确是一种莫大的承诺,埋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好。绝对不会死在我前面。”

    坚定的语气,让祁昊天放在周敏头上的手微微一顿,随后不想去深究刚刚心中那突然失控的心跳代表什么,拉着周敏,给项杰明打了一手势后,往门口摸索前行。

    2号男人一直注意着祁昊天等人,见他们逐渐靠近门口,神情越发暴躁,双手挥舞的巨斧更加急切,可身上犹如壁虎缠身的女人,却好似蚂蟥,怎么都甩不掉。

    时不时都会在2号男人分神之际,爬到他身体的任何地方,张开大口,狠狠咬下他一块血肉。

    锋利的指甲在他身上,划出无数细长的伤口,皮肉开裂,鲜血淋漓。

    当祁昊天带着周敏和项杰明出了3号门之后,他回眸一笑,眸中深邃如浩海,与2号对视,嘴角勾起,然后转头,拉着周敏极快消失在走廊。

    “回来!回来!!!”2号男人恶毒的双眼看着门口消失的人,尖锐的声音从他喉咙当初怒吼而出。

    “我们去哪?”周敏看着拉着自己一路疾驰的祁昊天,耳边响起身后男人的怒吼,心生颤意。

    “开门,放狗。”祁昊天的话,让周敏和项杰明浑身一僵,脑子里窜出一张扭曲由无数人皮缝合的人脸。

    祁昊天拉着一脸懵逼的周敏下楼,路过厨房时周敏往里面瞟眼,没有见到那个女老板,更加没有看见厨师,但却见到了令周敏今生难忘的景象。

    地板上放着巨大的砧板,几个男人躺在上面已经被肢解,双眼空洞的死不瞑目,仔细看死人堆中唯一的一个‘完整’的男人,小腹被浸湿,双腿和上半身相连接的地方有一条明显黑色细线,就好像身体已经被分开,此时又被人重新拼装在一起一样。

    唯一拼装成‘完整’的男人微微起伏的胸膛可见人还活着,可四周,断肢残腿,一屋是血,让周敏心胆俱裂,脑子几乎一片空白。

    这是多大的仇怨,多么扭曲的心理,才会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当做拼凑洋娃娃般,重新组装。

    厨房的景象,祁昊天和项杰明也看见了,前者漠不关心,后者惊心骇目。

    越是靠近旅馆大门,门外的撞击声越来越大,祁昊天站在门后,看着不断震动时粉尘落下的大门,沉思。

    周敏和项杰明站在祁昊天身后,看着不堪外力震动的好似马上就要倒下的大门,心惊胆战。

    祁昊天点了点下颚,往厨房的位置看了看,随后一笑,“我们给门外的客人去准备一份大礼”。

    “什么?”周敏还没反应过来祁昊天话中的意思,就见祁昊天带着项杰明往厨房跑去。

    周敏准备跟去的时候,祁昊天却让周敏去搬一个椅子放在门后的位置,阻止了周敏想要跟着进入厨房的想法。

    当周敏将椅子摆好,项杰明已经带着用白布包裹的男人走了过来。

    将人放在椅子上,刚一坐好,腰间刚缝合的伤口裂开,血肉翻出,不合适的拼接,让男人痛苦的哀嚎,浑身颤抖,根本无法在椅子上坐稳。

    “绑上。”后面缓缓过来的祁昊天将手中的绳子丢给项杰明。

    周敏看了看祁昊天,“你刚刚去干什么了?”

    “准备了些礼物。”祁昊天神秘的说道,周敏愕然。

    项杰明看着手中的绳子,又看了看椅子上的人,“我们会给你报仇,让这间旅馆彻底覆灭。”

    不知是那句话触动了男人,目光死寂的男人,终于动了动眼珠,浑浊的目光看向了项杰明,眼中迸发出极深极深的恨意,“13号,秦中雁。”

    项杰明明白,他们属于互惠互利。男人知道自己活不了,而这三个意外出现在这间旅馆的人,很明显要利用他的身体或者尸体搞事情。

    与其这么生不如死不如用自己的死发挥最大的价值报仇。

    “挺巧,秦中雁正好欠我一笔债,连本带利到至今。我不介意帮你们一起找他收了。”祁昊天居高临下的看着椅子上残破而半死不活的男人。

    男人抬头,释然的笑了,看着大门不断震动的晃动,眼睛清明而坦然。

    将男人固定好之后,祁昊天打开大门的刹那转身带着周敏和项杰明快速离开。

    “嘭!”

    门后的锁一开,旅馆大门轰然被撞开,门口的人,拿着砍刀,双眼赤红的进入旅馆当中。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78

    一步踏入,门后椅子上用绳子才将身体固定住的男人,像回光返照般,不要命的往进入的男人身上撞,如飞蛾扑火。

    还没等男人细看,一具身影直接往他身上撞来,挑衅意味十足让男人杀红的双眼被无边怒火淹没。

    大概只过了零点几秒,手中的巨大砍刀劈下!

    刀光一晃,鲜血喷洒,门口一阵血雨笼罩。

    太快了,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拼接’男如破布般被丢出,失去了生机。

    门口的男人怒火还未消散,眼角就看见消失在拐角柜台的祁昊天背影,再次发出一声尖叫。

    冤家路窄,男人打破了相城不得进入旅馆的规矩,飞身追着祁昊天的脚步,进入旅馆当中。

    被变态盯上的感觉并不好受,祁昊天朝着二楼左边的楼梯口狂奔,他刚经过右边的楼梯口,就听见身后传来粗重的呼吸声。

    扭头看去,右边的楼梯口拐角,一双熟悉的黑色皮鞋出现。

    时间,刚刚好。

    祁昊天收回视线的刹那,嘴角冷笑微抿。

    祁昊天一路带着周敏项杰明从左边的楼梯,一路重新回到了二楼。

    楼梯和走廊上,满是血渍和浓郁的血腥味,像是用血铺满的路,一路往右边的楼梯口延伸。

    刚刚楼下那一眼,祁昊天知道,2号男人是从右边下的楼,本打算是去追他们。

    就不知道,当下楼后的2号看见另一个外来者将他精心制作的玩偶损毁,会是怎样的心情。

    祁昊天依次顺手推开2号门和3号门,2号客厅里,多了一个趴在地上的女人,也是腰间被斩断后重新缝合的‘拼接人’,看样子,应该是之前拖上来的,现在已经死透了。

    3号房间里,场景有些血腥,墙壁上全是砍痕,不难想象,他们下楼后,3号的女人和2号的男人发生过激烈的搏杀,屋子里到处都是血污。

    扫眼举目一望,在角落,看见了被一斧子剁成两半的女人以及散落的成片高跟鞋埋在女人身上。

    看来,之前在走廊听见的高跟鞋声音,是3号女人,所以,从那时候开始,这个女人就盯上了他们。

    就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老板的身影。

    “2号男人的武力值,很强。”祁昊天思考之际,耳边传来项杰明担忧的声音,抬头顺着项杰明的视线,看着房间里恐怖的搏杀痕迹。

    “这女人诡异的杀人手法和速度,即便是我也很难一时脱困,可2号男人杀这个女人,太轻松了。”项杰明戛然而止的话,却让周围有一霎那寂静。

    周敏都能感觉到项杰明此时心情的慎重,而祁昊天只是点了点头,像是听到了项杰明的说法,但却并没有给任何表示。

    祁昊天转身离开之际,楼下却传来重物撞墙的声音以及刀锋相接的碰撞。

    驻足停顿片刻,祁昊天眼眸中厉色一闪而过,楼下的胜负很快就要知道分晓。

    就是不知,经过这两人的相互消耗中,最后2号的房客还能不能挺下来。

    祁昊天成竹于胸的淡然一笑,似乎已经预见到了结果。

    不过,随后他微微蹙眉,环顾四周,此时的动静闹得可不小,但可能会出现的人,却依旧没有出现。

    所以,老板此时在哪呢?

    祁昊天站在走廊上,举头望天,似乎要透过头顶的墙,看穿三楼。

    4号门打开,男孩乖巧的站在门口,看着门外不远处的祁昊天等人,笑的天真无辜,“快吃饭了,不要玩了。大哥哥。”

    祁昊天侧头看向男孩,目光沉沉,微微一笑,走向他,却没有进入他的房间,“你知道老板去哪了吗?”

    “老板吗?”男孩对走廊上的鲜血视若无睹般平静,眸子黑黝黝的看着祁昊天,思考着他的问题,“应该在准备晚餐吧。”

    “楼下没见到她。”祁昊天说道。

    男孩一脸不可思议的惊讶状,看着祁昊天,偷偷捂嘴笑了,指了指上面,“大哥哥,厨房在上面哦。”

    祁昊天眼底暗沉,勾唇一笑,“是吗。那真是可惜了,我还给老板在楼下准备了礼物呢。”

    “礼物啊。”男孩歪头思考,“那你拿去给1号的老奶奶吧,老奶奶很喜欢收礼物。”

    “可我准备先去见朋友,没时间送礼。”祁昊天为难的看着男孩,“要不,你让她来房间找我。”

    “这可不行,奶奶年龄大了,下不了床。出不来····”男孩笑着说道,眼神盯得人头皮发麻。

    “是嘛。”祁昊天含笑不语,“旅馆来客人了。”

    男孩顿了顿,似乎在听什么动静,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他们玩的很愉快。”

    “是啊。”祁昊天笑了,“那你要下去玩一会儿吗?”

    “不去了,我要等吃饭。”男孩堵了嘟嘴,一脸很饿,不愿出门和别人玩的样子,“而且,我不喜欢捉迷藏。”

    “那你喜欢什么?”项杰明下意识问道,问完就有些后悔。

    男孩还是很给项杰明面子,看着他,“喜欢妹妹。”

    周敏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个答案听起来更加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祁昊天看了看他,“听你说,6号房住着医生。”

    “你想找医生哥哥看病?”男孩抬头皱眉,似乎有什么很纠结的事情。

    “是想让你带医生到13号房间给我朋友看看病。”祁昊天说道。

    “不去。”男孩摇头,“我不喜欢他房间的味道。”

    “可你不是要救你妹妹吗?”祁昊天引诱到,“你不让医生给我朋友看看,我朋友怎么教我如何才能救你妹妹呢?”

    男孩双眼一亮,“真的吗?你真的会知道怎么救妹妹吗?”

    “你先让医生看了我朋友,我在告诉你。”祁昊天笑笑。

    男孩为难片刻,最后妹妹的念头占据了对6号房客人的不喜,“好吧,那我待会儿让医生去13号房间找你们。”说完脸上乖巧的表情都装不下去了,拉得老长的脸,准备关门时,突然开口,“医生哥哥出诊后,他会让你帮他完成一件事,如果你拒绝,是会受到惩罚的。”

    祁昊天不以为意的笑了笑,“看病给钱,天经地义。”

    “砰!”4号房的房间,被男孩负气般的摔门关上,可见他有多不喜欢6号房的医生。

    站在关上的4号房门前,祁昊天嘴角的笑意渐渐变的嘲讽,眼底冷意弥漫。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79

    “昊哥哥。”周敏不喜欢这时候的祁昊天,冷的毫无人气,感觉自己和他距离遥远的无法跨越,娇娇柔柔的轻唤,上前拉住他的衣袖,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把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人重新拉回人间般。

    祁昊天满身的冷意在周敏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眸中,如放了气的气球,瞬间消散。

    “你在害怕什么?”

    “害怕,我终会抓不住你。”更怕此生即便我拼命抓住你,我们此生错误的相逢,也求不到一个善终。

    祁昊天因为周敏的话,怔楞。

    “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祁昊天似闪躲了周敏的视线,看向了别处,可心,却因为周敏的话,终是起了波澜。

    虽不是惊天巨浪,却也浪涛滚滚·····

    “走吧。”祁昊天转身向13号房间走去,刚踏出一步,感觉衣袖上的阻力,低头,犹豫片刻,总觉得这一次的伸手与以往都不相同,不在这么随意,多了一种慎重。

    但最后,祁昊天还是握住周敏的手。

    宽大的手掌,掌心微冷,可周敏掌心的温暖,却逐渐驱散了他手心的冷意,那股暖意,不浓烈似春风,却好似从掌心,一直吹到了胸口的位置。

    拉着周敏,祁昊天来到13号门口,第一次这么礼貌的敲响了房门。

    项杰明看着祁昊天如此礼貌的敲门方式,还有一丝愕然,看看他,又看看13号房门,似有些不习惯。

    敲了半天,13号房内也没有任何声音,这就像是一间空房子一样。

    “刚刚外面发生的事情动静也不小,有心知道也不会真的什么都不知道”项杰明靠近祁昊天私语,“三少,这么明目张胆的敲门,里面的人也不傻,会给你····开门吗?”

    项杰明一边小声提醒,一边盯着13号房门。

    祁昊天看了眼项杰明示意他随机应变,然后将周敏往身后推了推,远离房门后,才再次开口,“开饭了。”

    和老板娘声音一模一样,让周敏瞠目结舌,项杰明一脸原来如此。

    周敏恍然,差点忘了,在医院的时候,祁昊天就能改变自己的声音,此时这强悍的模拟变声的能力也是让她震惊,可看项杰明一脸平静的模样,司空见惯。

    “原来还能这样!”周敏眨巴眨巴双眼呢喃,转身还想找项杰明表达自己对祁昊天这一能力的震骇和佩服,寻求认同感。

    可就在她抬头的时候,13号房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这么快吃饭吗?”屋子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祁昊天眸子一冷,双眼微眯,从缝隙朝屋内看去。

    房间里没有开灯,一个身材滚圆的男人,驼着背站在门口。

    “食材丰富,自然开饭早。”项杰明接替祁昊天的话,周敏这时候从祁昊天身后偏头看出来。

    里面的男人扫视三人,没有找到刚刚说话的人,声音立马变了,“老板娘呢?!”

    感觉到不对经,里面的男人,立马想要关门,却被项杰明早已暗中抵在门缝的脚卡住。

    “你们到底是谁!”里面的男人,声音都不自觉的带上了戾气。

    “秦中雁。”祁昊天轻轻说道,“我是来收债的。”

    男人明显因为没有再刻意变声的祁昊天的声音惊吓到,倏然看向一旁带着面具的男人,越是仔细打量,声音越是不自控的带着颤抖,犹疑,“祁昊天?”

    因为这一恍惚,秦中雁抓着门锁的手松开片刻,在项杰明抵住的作用力推动下,门缝又扩大了一些,露出了他低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

    那只手伤痕累累,手腕处一道贯穿伤造成的弹孔伤痕尤为醒目,此时那手正拿着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

    “这只手,好了呀!”祁昊天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伸手抓住门板,顺势夺走男人手中匕首,然后使劲往后一推,男人踉跄一步后退,跌倒在地。

    因为祁昊天的出现还没反应过来的秦中雁,被打了一个猝手不及,也因为祁昊天在当初给他造成的阴影太重造成他听到祁昊天的声音时就下意识的慌了神,失了先机。

    “你要干什么?!”周敏和男人异口同声,前者是惊疑,后者却是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

    祁昊天把玩着匕首,走进房间,周敏和项杰明随后也跟着走了进来,顺势开灯关门。

    和他们一样的标间,一眼就能看完整间房。

    看来,套间这样的房间类型,只属于老客人专属啊。

    登堂入室时,祁昊天一边想着,一边悠哉而简单的进入房间,好似进自家房间一样。

    “我找了你很久,但你实在太滑不溜秋,让我极费力气。”祁昊天蹲在秦中雁身边,拍了拍他因为惊悚而惨白的脸色。

    周敏看着秦中雁的表现,实在太好奇了,他为什么这么怕祁昊天?!

    “祁昊天····”秦中雁颤抖的声音都变得干哑,不由深呼吸后,才敢直视他的双眼,“当年的事情,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你为什么就是穷追不舍,赶尽杀绝。”

    祁昊天轻笑出声,似乎秦中雁说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逗乐了他,而此时项杰明在房中找到了椅子,搬到了祁昊天身后,祁昊天顺势坐了上去,单手撑着下颚,居高临下的淡然看着跌坐在地的人,一举一动优雅的犹如在自己城堡的国王,散漫而悠闲。

    “你还是不了解我。”祁昊天用一种很怜悯般的目光看着他,“对待朋友,我很温柔可对待欠了我债的‘老赖’,我也是很有耐心的····”

    秦中雁苦笑,天知道自己为什么当年要去招惹这个修罗般的男人。

    “我知道你的规矩。”秦中雁咬咬牙,好似下了什么决定般,果决的看着他,“我要买我的命。”

    祁昊天挑挑眉,“你找我,买你的命?!”

    ΖρΘ壹八.cΘ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