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势要扑倒男主 - ρo-1⑧.てoм 分卷阅读110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帅,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71

    “你,你想干什么?快进来啊!”周敏和项杰明都目不转睛的盯着祁昊天小声说道,耳边是楼梯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急的周敏快要撸头发。

    “我准备先把5号解决掉。”祁昊天伸手扯下洋娃娃身上不仔细看,很难发现粘了红色物体的针线和还没缝好的碎布丢在5号门口。

    这一幕把项杰明和周敏都看呆了,过了很久,项杰明第一个反应过来,“你是想要营造出一种5号房的住户进过2号房,并拿走了他家洋娃娃的假象?”

    “不出意外的话,是这样。”扔完了布匹后,祁昊天拿着洋娃娃转身进入自己房间,关上门的瞬间,眼角正好看见,一双黑色皮鞋出现在左边走廊拐角。

    “昊····”

    “嘘·····”祁昊天食指放在嘴边,拉着周敏退后,走到房间之前周敏检查的那扇假窗前。

    走廊里,传来拖拽声,但离他们很远,似乎是从2号房那边传来,祁昊天猜想,按照之前他进来时眼角看到的,此时那2号房的主人,应该已经发现有人进入了他房间,并拿走了他房间门顶上的洋娃娃。

    安静的房间里,祁昊天气定神闲的双手怀胸靠在墙壁上闭眼等待着,但周敏和项杰明却因空气中压抑的焦躁弄得有些站立不安,几次看向中间的祁昊天,张口想要问什么,但又怕开口。

    直到走廊里突然重新传来由远及近的脚步声,项杰明看见祁昊天嘴角因为那重新响起的脚步声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最后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三少,你,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用?一个洋娃娃能让这些人自己乱起来吗?最后会不会引火自焚?”

    项杰明说话间,走廊里的脚步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在走廊上特定的地方站一会儿,然后再重新响起来,这种未知却逐渐逼近的危机,总是让人心慌意乱又胆战心惊。

    “自然是吸引2号老客人的注意,4号房的男孩不是告诉我们,2号房的男人,很喜欢送别人洋娃娃,却从不送他。或者我们可以这么理解,不是不送他,而是所有的老客人,2号房的主人,都不会送。”祁昊天睁开双眼,淡然的直视紧闭的大门,耳边是门外‘嗒嗒嗒’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为什么?”周敏和项杰明完全无法理解祁昊天,什么叫做‘吸引2号老客人注意’,为什么洋娃娃不能送给老客人,那洋娃娃做来是要送给谁的?

    周敏和项杰明感觉,他们的思维方式已经和祁昊天完全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了。

    “根据男孩提供的线索,如果没猜错,这些老客人,虽然病因千万种,但结果只有一个——有病并嗜杀。”祁昊天凉薄的笑了笑,又补充道,“不过,世人一般叫这些人疯子。”

    “什么?!”祁昊天的话让项杰明和周敏同时咋舌,看向他,而祁昊天对于他们的惊讶并不意外,继续道,“而所有有病又控制不住以各种方式想杀人的老客人们其实也并非一个不可拆散的整体。”

    “为什么?”周敏下意识问道。

    祁昊天这时候,突然侧头直勾勾的看着周敏,眼眸很幽深,似有光亮,看的周敏有些发毛。

    周敏受不了祁昊天这样的视线,正要开口之际,祁昊天却移开视线缓缓开口,“真正的疯子都是孤独的,他们大多都是独狼,因为他们精神或是性格上存在的缺陷,会让他们很难相信旁人,所以,他们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法则。越疯狂的人越想隐藏不想被人知道自己的秘密,所以他们对自己的领域拥有偏执的掌控欲,属于自己的东西或是事物甚至是人,绝对不能被他人看见或是碰触、觊觎·····否则····”

    祁昊天没有说完最后结果,但周敏却莫名感觉从脚底窜起一股凉意到头顶,有些冷。

    “所以,你确定2号房主会因为洋娃娃的原因觉得被冒犯而找上5号?”项杰明还是无法理解那些所谓疯子的想法,觉得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因为这么一个理由,就要杀人吗?

    “你不了解疯子,更不了解一个有着特殊癖好的疯子发现自己的秘密被‘自己人’知道后的疯狂和想要急切掩盖的迫切。所以,洋娃娃不是礼物,而是2号主人不能暴露的秘密也是‘死亡邀请函’,不过前者是对旅馆的6位‘同伴’;后者自然是沦为‘食物’的人。毕竟在他们各自的眼中,他们可都是‘普通人’。谁违反了这个规则,谁就要死。因为,疯子的世界里,没有疯子。”

    祁昊天说完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我只是较为了解疯子的行为模式,你们别多想。”

    他不解释还好,说完后不止周敏连自认为很了解他的项杰明汗毛都立了起来。

    项杰明其实还好,周敏却真的是有些无力,尤其是刚刚祁昊天突兀看她的一个眼神,让她有些吃不消。

    她虽然继承了委托者的记忆,也从旁观者或者说从上帝的角度,看到了整个世界的大致变化,委托者死前对于祁昊天的印象一直是五岁前,五岁后都是从祁铭轩口中或是在世人口中听说。

    周敏一直觉得,结合委托者和旁观者两种不一样的角度,她已经足够了解祁昊天,可真正与委托者共情后,每一次面对祁昊天,自以为已经很了解他的时候,祁昊天就会给她上一课,让她发现他另一个可能不为人知一面。

    在她和项杰明都觉得这里危险重重的时候,祁昊天却给她一种诡异的感觉,好像他在这里找到了久违的乐趣,那是一种解封了枷锁的野兽闻到了猎物的感觉。

    血腥,野性,沉沦,狡诈,较量,厮杀和疯狂····

    “嘘,来了。”就在周敏和项杰明被祁昊天的话吓到禁声的时候,脚步声停在了他们房门口。

    祁昊天小声的提醒,让周敏和项杰明大气都不敢喘,直直的看着门口。

    门口的人似乎在外面徘徊了片刻,最后脚步声重新响起的同时敲门声从隔壁5号传来。

    “咚咚咚。”

    иρo①⑧.coм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